search
秉鴻資本:精耕醫療健康投資,避開熱門細分領域

秉鴻資本:精耕醫療健康投資,避開熱門細分領域

大智慧阿思達克通訊社4月11日訊,去年頒布的《「健康2030」規劃綱要》中曾提出,健康服務業總規模於2020、2030年將分別達到8萬億元和16萬億元。基於如此龐大的市場規模,越來越多機構把醫療健康作為重點布局的賽道之一,秉鴻資本就是其中一家。

秉鴻資本2008年成立,經過九年的發展,目前已經發展成為擁有九支基金的管理機構,總規模達30多億元人民幣。據了解,秉鴻資本過去關注的板塊主要為,現代農業、節能環保、先進位造和健康醫療。如今,秉鴻資本則聚焦於健康醫療,正在發力於健康醫療產業。

秉鴻資本為何轉型聚焦醫療領域,它的核心競爭力如何體現?近日,秉鴻資本創始合伙人孔強、合伙人樂國強接受了21世紀經濟報道的採訪。

避開熱門領域尋找項目源

《21世紀》:秉鴻資本起初關注農業等領域的投資,現在為何轉型聚焦醫療健康領域?現在醫療健康基金的規模有多大,在整個投資規模中的佔比?

孔強:農業是我們最早關注的領域,很多農業領域也在大健康的範疇,因此在農業基礎上,我們進化成聚焦醫療健康領域投資的基金。因為農業產業已經發展到了需要大資本運作的階段,但是產業整體發展還沒有進化成為足夠的精細化程度,發展需要一定的時間,因此我們目前更加聚焦大健康。。而原來投資農業的時候,我們也是更關注它的大健康屬性,無論是品牌農業、高端農業、高附加值農業,其背後的邏輯還是大健康。

我們在發展過程中,團隊也在逐步擴大,我們的團隊定位一定要是一支產業+資本的團隊,所以新增加了一些具有醫療健康專業背景的合伙人以及投資人員。我雖然過去並不聚焦在健康醫療產業,但是隨著在醫療產業投資企業數量的增加,以及團隊健康醫療專業背景人員的補充,在逐步發展演化的過程中互相學習、專業滲透,使我們總結出了我們自己獨到的醫療產業的投資邏輯,因此對於轉型專註醫療領域投資我們充滿信心。

樂國強:秉鴻作為一家專業投資機構,不可能覆蓋所有的行業。所以我們決定聚焦在經濟體量足夠大,而且符合公司各層面知識結構的領域,最後選擇了健康醫療。現在健康醫療基金在總規模中的佔比雖然並不太高,因為我們轉型時間還不長。在秉鴻這些年所投的項目中,醫療大健康項目大概佔30%。

《21世紀》:現在很多機構聲稱轉向醫療健康領域,秉鴻資本在該領域投資的核心競爭力如何體現?

樂國強:我覺得聚焦醫療健康投資人是最核心的,團隊一定要對行業有深入的研究和了解,這樣雙方溝通的時候成本比較低。第二,我們現在對一些比較熱門的領域,反而碰的比較少。如今最熱門的細分領域無非是藥品、醫療器械、收購醫院,我們2016年看的幾百個項目里,這些項目可能占不到一半。另外一半項目包括藥物研發服務、第三方檢測等。我們可能會暫時避開鋒芒,這樣來豐富我們的項目源。

第三,醫藥行業的研發、生產、原材料採購、市場營銷,需要各種各樣的資源。在同等價錢的情況下,我們可能擁有更多的行業資源。

孔強:醫療健康產業很大,僅醫藥企業就有很多家上市公司,醫療器械未來也會有很多公司上市。因為產業足夠大,想精耕細作的機構一定能找到立足之地。比如在細分領域的骨科,我們投了一家平台,我們也投了一些醫療器械領域的細分龍頭。

《21世紀》:秉鴻的投資主要是在成長期、成熟期及併購階段,對醫療行業來說,太晚進入是否會影響投資價值?

樂國強:中後期投資也是投的是成長性,如果公司本身成長性不好,機構在任何階段進入都會有問題。反過來如果公司成長性較好,機構就算在企業具有一點高規模的階段進入,培育一兩年以後還可以拿到合適的回報。比如我們投美年大健康算是相對比較晚進入的,但帶來的回報也很不錯,取得了比較好的收益。

中後期投資要關注產品、領域還有國家政策,現在像普通的抗生素、中藥注射劑、還有大輸液,我們都不會去碰。因為這些產品在以葯養醫的年代他已經過度成長,現在至少已經進入了平穩期,企業的成長性很差。另一個角度來說,我們認為醫藥行業相對來說門檻比較高,所以早期創業不那麼活躍,或者說早期創業者可能未必會求助於專業的股權投資機構。他可能用自己的錢或者朋友圈的資金,甚至可能是某個公司的資金,就完成了早期的天使輪孵化階段。

選擇估值合理、成長性好的項目

《21世紀》:最近一段時間IPO審核加速對人民幣基金產生利好,您預判未來市場人民幣基金和美元基金的格局,秉鴻未來是否會做美元基金?

孔強:秉鴻資本目前都是人民幣基金,我們想先在人民幣基金方面精耕細作。未來時機恰當的時候,我們會考慮匹配一些美元基金,比如當所投企業有海外戰略時。因為現在所投企業就算以後上市了,也還存在很多訴求,想要往海外走。我認為在細分領域的一些龍頭企業,一定要把視野放在全球範圍,所以我們做美元基金也是遲早的事。

美元基金和人民幣基金在市場的切分是清晰的,美元基金在可能更多在投互聯網領域,人民幣基金覆蓋面更寬,基本上覆蓋到各類細分產業。有些項目適合在上市,有些項目適合在美國上市,我認為美國市場和市場各有優劣的,目前紅籌回歸私有化回歸的熱度已經退卻了。一是因為現在私有化回歸借殼很難,第二IPO需要時間,第三很多資本還是有海外布局的意願。往外走的意願,甚至比往回走的意願更強烈一些。

《21世紀》:IPO審核加速后,一二級市場的價差無形中在縮小。很多GP嘗試買上市公司資產作為投資,同時也能和之前的投資組合產生互動,比如基金份額的轉讓接盤。您怎麼看待這種現象?

孔強:GP買上市公司裝入自己過去投過的資產,必須要有產業路徑。如果所投項目比較聚焦,把這些項目裝入上市公司倒也可以。但如果過去投的比較分散,想通過單一上市公司實現退出還是很難的,政策上也不是很支持。

一二級市場估值倒掛的現象未來是有可能發生的,因為長期來說,資本市場的估值中樞會是下移的。我們還是堅持要選擇估值合理、成長性好的項目,而不是去追風口隨大流。更側重於關注團隊所面臨的市場空間是否足夠大,團隊是否足夠有戰鬥力,商業模式是否有很好的競爭優勢,現在的估值是否在合理範圍內。

《21世紀》:有些機構對於風口的操作方式是做風口,就是隔輪退或者次輪退的狀況,我們有沒有接觸過或者觀察到?

孔強:我覺得這不符合我們的投資理念,這實際上是在做技術操作。有些機構採用這種快進快出的方式,可以提高流動性、控制風險,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們通常不會那麼操作,還是希望能夠伴隨企業走一段時間,更多的是在項目的成長期階段介入。當然我們也不可能太長的時間伴隨,還是希望在合理時間段的情況下,能夠在資本市場退出,或者被上市公司併購退出。

股權投資需要耐心,投資人現在也是在逐漸成熟,但是還是很多在追逐短期的收益率,未來進入資產證券化年代,由「發貨幣」逐漸變為「發股票」,以前大家投資房地產是最賺錢的,未來一定是投資好的公司才是賺錢的方向,也符合目前國家的大政方針。秉鴻資本在這個股權投資的行業里也精耕了近十年,有成功有失敗,交過上億的學費,這是干投資必須要經歷的過程。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很多團隊倒下了,而我們卻在不斷總結和精進中成熟,我們目前更加清楚如何做好投資,形成了自己的投資理念和投資紀律。我們非常看好股權投資的未來,也很慶幸能夠迎接一個大時代的到來。

(21世紀經濟報道 申俊涵 陳黎明 北京報道 編輯:林坤)

*本文信息僅供參考,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大智慧阿思達克通訊社 官方微信互動DZH_news 上海站電話:+86-21-2021 9988-31124 北京站電話:+86-10-5799 5701 微博爆料weibo.com/dzhnews)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