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年少時以為星爺在演喜劇,變老狗才懂《大話西遊》是苦海翻起愛恨

年少時以為星爺在演喜劇,變老狗才懂《大話西遊》是苦海翻起愛恨

票房是最好的打臉。被所有人不看好的《大話西遊》重映版,5天,1.2億。《速8》星爺打不過,贏一票國產片有多的。

2014年10月,《大話西遊》的上下兩集《月光寶盒》和《大聖娶親》曾經重新搬上大銀幕,最終這次重映上映才十天就匆匆下檔,僅收穫約2500萬票房。

為什麼這一次的票房,卻能讓所有人跌破眼鏡?是我們老了,還是情懷更值錢了?

這一次的110分鐘加長版,多出了11分鐘。很多人說,就為這11分鐘,這電影票錢也花得值!

到底值不值?

不啰嗦,為了《大話西遊》重映版那所謂的11分鐘新增內容進影院,不值!

為了所謂的孤版多買一張電影票,不值!

周星馳早就說過,我們不欠他電影票,為了情懷讓人當印鈔機使,不值!

所以呢?所以這些全都是廢話!

因為告訴你別去看《大話西遊》的我,早就把這部修復加長紀念版裝進了購票欄。然後在電影院里,把自己哭成了狗。

對呀!這部《大話西遊》的修復加長紀念版,我看了,又被圈錢了,為情懷買單了,怎麼樣?你咬我啊!

這個世界上好像從沒有一部電影像《大話西遊》一樣,重映又重映,彷彿只要西影廠能夠從一堆22年前沒人想多看一眼的素材里再挖到點什麼,就有足夠的理由,再重映一次。而且,票房還比上次重映高。

重映版11分鐘到底增加了什麼新內容?值這麼多錢!

首先告訴你,這次的重映和周星馳或者劉鎮偉都沒有任何關係,完全是西影廠片方的行為,所以就算你們買了重映版電影票,票錢也不是還給星爺的。

還有,就是這11分鐘真的很貴。

因為這次上映的《大話西遊》加長紀念版,相比原作只是增加了11分鐘未曝光全新內容(據說新的內容周星馳等一眾主創都不知道是什麼),同時官方還對電影膠片及未公映素材進行逐幀修復並重新剪輯,將畫面質量提高到2K高清 。

對畫面的修復,2014年重映版就做過,這個,不是重點,多出來的那麼多觀眾,就是沖著那11分鐘來的。

那11分鐘到底厲不厲害?告訴你,真的不厲害!

第一個五分鐘,其實是《大話西遊之月光寶盒》的前情提要,也就是用若干個重點鏡頭,回顧了上一部的劇情。

還有很多分鐘,其實是剪輯師口中的碎片鏡頭,這些鏡頭,在原片中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對劇情不會有任何實質影響,也不包含任何獨特的笑點。比如在至尊寶的婚禮上,豬八戒和女人眉來眼去。

真正能算新增內容的,只有兩處。

一是電影一開場,紫霞仙子出現在大漠中的時候,出現了一段長達兩分鐘的全新片段。兩個長相奇特的妖精,一個說自己是雪蛤王,另一個是孔雀王,一起向她求親,爭著要拔出紫霞仙子的紫青寶劍,結果當然是撲街了。

看到這裡的不明真相觀眾,肯定會以為,一開場就這麼猛,應該還有很多更猛的新增鏡頭吧!告訴你,太天真了!整部重映版最完整的新增鏡頭,全被片方放到開頭了。

第二段,在至尊寶說出那一段著名的「一萬年」台詞之後,紫霞和他約在夜裡二更見面,老版本只告訴大家,她在和至尊寶見面之前,就被牛魔王的妹妹刺傷了,但重映版中出現了紫霞仙子在半夜等著二更,獨自回憶起和至尊寶相處種種回憶的鏡頭。

這些鏡頭加在一起,總共有8分鐘,那麼還有3分鐘在哪裡?先不說,只能告訴你,對於許多觀眾來說,這三分鐘,才是真正值回票價的三分鐘。

說《大話西遊》被嚴重高估的給我站出來,你現在大聲告訴我為什麼沒有第二部《大話西遊》!

在很多專家看來,不僅《大話西遊》重映版不值,就能《大話西遊》本身,也嚴重被高估。

就好像所有喜歡《大話西遊》的人,都是些無知群眾。

《大話西遊仙履奇緣》的豆瓣評分,9.1,依然力壓大部分喜劇片,這部電影,到底有沒有被高估?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它絕對是周星馳最好的電影,也是華語喜劇中不朽的經典,說它被高估了的,是低估了《大話西遊》,低估了周星馳,更是——

低估了普通的吃瓜群眾。

告訴你,為什麼認為《大話西遊》被高估是錯的。

首先,因為它懂喜劇。

喜劇電影多了去了,但當下的國產喜劇,似乎已經變成了段子合集,看看《歡樂喜劇人》大電影、《大鬧天竺》,就該知道,當下的華語喜劇,是怎樣的水平。

拿《大話西遊》跟他們比,對不起,它們真的不配。

但即使在華語喜劇的巔峰歲月,在劉鎮偉還是天才劉鎮偉,王晶還是鬼才王晶的港產喜劇的黃金時代,《大話西遊》作為一部喜劇,依然足夠完爆它的所有對手。

因為最高的喜劇,絕對不是段子合集,而是結構、節奏的舞蹈,是天才洋溢的段子和不世出的表演的合奏。

看看周星馳演的孫悟空,就清楚了。至尊寶之前,世界上只有一個孫悟空,就是六小齡童的孫悟空,至尊寶之後,華語影視多出了一個至情至性的孫悟空。

那個孫悟空,就是周星馳。

那種喜劇的悲喜交集,在整個華語電影中,再也沒有出現過。真正的喜劇,都是悲劇,能夠將喜劇的結構技巧發揮到極致的,是劉鎮偉,將喜劇中的悲劇演繹到極致的,是周星馳。

其次,因為《大話西遊》懂愛情。

最初周星馳愛上的,是朱茵,至尊寶愛上的,是白晶晶。

愛上了,也不改變什麼,今天還和明天一樣,長夜漫漫無心睡眠,那就撩一隻妖精去。

至尊寶曾經真的愛上過這個白晶晶。直到紫霞仙子的出現,逼著穿越時空去找白晶晶的至尊寶去面對自己的內心。

那個心的場景,在電影中出現過三次,直到最後一次,才道出了愛情的真相。

這樣的對白和場景剪切,讓人拍案叫絕。愛情在《大話西遊》里,變成了一部懸疑片。

愛情的發生,自然而然,愛情的消逝,不知不覺。

在電影里,至尊寶愛上了紫霞仙子,電影外,周星馳愛上了莫文蔚。

愛情,妙不可言,殘酷無比。那種對愛前途未卜的感覺,那種愛情的遺憾與挫敗,即使在很多年以後,那麼多華語愛情片,也再沒拍出來過。

但更重要的是,《大話西遊》懂人生。

人生,就是錯過。

一直到孫悟空上了夕陽武士的身,站上城樓,他才恍然:

擦!原來齊天大聖不重要,西天不重要,當初滿不在乎的那段愛情,才重要。

但是拿最重要的,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所以,那個面對愛情絕塵而去的孫悟空,才「好像一條狗啊」!

能夠把人生拍到這個程度,少不了,巔峰時期的周星馳和巔峰時期的劉鎮偉,甚至巔峰時期的陳勛奇、巔峰時期的盧冠廷,對電影每一個細節把控的出神入化。

故事、影像、音樂,表演,少了哪一樣,都不是經典,沒一樣都湊齊了,才是經典。

如果把它當成一個單純的喜劇片,當然是低估了它。

它的深刻在於超越了喜劇的界限,表現的是周星馳所有對人生和愛情的理解,那些後現代的解讀,或許是後來者強加給周星馳的,可是如果周星馳不是周星馳,他能拍出《大話西遊》嗎?

這麼多年了,《大話西遊》還是一直被誤解,從垃圾、票房失敗代表作,到經典、被捧上神壇,但是周星馳從頭到尾想拍的,只是一部喜劇。

在22年前,它是周星馳的票房滑鐵盧。劉鎮偉拍完這部電影,直接被香港片商拉進了黑名單,在國內上映,被人稱為文化垃圾。

後來的故事,你們都知道了從「文化垃圾」到「文化現象」,周星馳的《大話西遊》完成了一次逆襲。

「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放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時候我才後悔莫及,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你的劍在我的咽喉上割下去吧!不用再猶豫了!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那個女孩子說三個字:我愛你。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上個世紀末,這段台詞成了無數人對《大話西遊》的經典記憶。《大話西遊》及其所衍生的各種「大話」現象已經成為當代一種獨特的文化類型——「大話」文化。

專家們煞有介事地分析說——「傷逝的愛情包裹著的其實是曾經香港電影文化的沒落,一場荒誕的鬧劇實則是對固有價值觀的蔑視,從文化演變來說,它是後現代精神的影射」。

可是這一切的解讀,彷彿都跟周星馳無關。

再後來,西遊IP稱為華語影壇最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大IP」,劉鎮偉後來拍出了自毀長城的《情癲大聖》、《大話西遊3》;

而周星馳帶來同樣是西遊題材毀譽參半的《西遊降魔篇》《西遊伏妖篇》。

他們之外,無數《西遊之三打白骨精》這樣的西遊電影,繼續統治著大熒幕。

可是無論是那些後來者,還是劉鎮偉,甚至周星馳自己,再沒能拍出一部超越《大話西遊》的西遊電影。

那部叫《大話西遊》的電影,只是一次又一次被重映,被討論,被熱議,也被吐槽拿情懷當印鈔機。

而那個叫周星馳的老頭子,也從我們都欠星爺一張電影票,變成了我們都不欠星爺電影票。最後他自己說,觀眾哪裡欠過我,是我欠觀眾的。

那個躲在古老神話的外殼裡的故事,西遊也好,大話也好,喜劇也好,悲劇也罷,講述的事情無非兩樣:愛情,與命運。說起來,好像人世間所有的故事,所講的,也不過如此而已。

周星馳老了,他開始一遍又一遍重複《一生所愛》,然後說:「曾經痛苦,才知道真正的痛苦。曾經執著,才能放下執著。曾經牽挂,才能了無牽挂。」。

原來他說,「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現在,一萬年都過去了。

他和前任莫文蔚一笑泯恩仇,和吳孟達再也不合作,和劉鎮偉分道揚鑣,變成了孤獨老人,那部叫《大話西遊》的電影,和他還有神馬關係呢?

還是有一點的,現在讓我來告訴你,這個修復版的11分鐘里,那真正值回票房的三分鐘,拍了些什麼。

不是電影。

而是這樣一些鏡頭:二十多年前,32歲的周星馳在片場頻頻喊NG,23歲的朱茵在拍攝中不斷笑場,24歲的莫文蔚在吊威亞,如果你在當時就看過這部電影,你一定也還年輕

「苦海翻起愛恨 在世間難逃避命運 相親竟不可接近 或我應該相信是緣份 。」

愛情和命運,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誰都渴望成為輕易得到一切的夕陽武士,可是最後都難免成為顛沛流離的至尊寶。

真正好的喜劇,能輕易引起每一個人的共鳴。因為最好的喜劇里,全是人生。

電影之所以好看,最感動人的從不是電影本身,而是生而為人在苦海奔波的漂泊命運。在電影里,找到了共鳴。

所以,我現在應該講明白了,為什麼就算《大話西遊》重映版多出的11分鐘純屬圈錢,我也要為它再買一張電影票。

因為「那個人好像一條狗啊!」是像狗一樣敗給命運的至尊寶,是狗一樣狼狽而逃的孫悟空,是狗一樣孤獨終老的周星馳。

也是我,是你。每個人的命運都不同,每個人的命運其實都一樣。

為那條狗的背影再買的一張電影票,不是給周星馳的。是給我自己的。

《大話西遊》是喜劇呢,還是悲劇呢?人生又是喜劇,還是悲劇呢?我只是和你研究一下而已,你又何必當真呢?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