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石化停止外采成品油,地煉成為替罪羊?

中石化停止外采成品油,地煉成為替罪羊?

據多方證實,中石化自6月份基本停止外采汽油

一直以來,主營單位為了降低成本,都會按計劃安排外采訂單,向地方煉廠採購汽柴油資源,為什麼中石化會突然停止外采?

這要從最近的國內成品油市場說起。

汽油消費 負增長?

據最新消息,2017年1-4月汽油表觀消費量總量為4012.54萬噸,同比下滑0.37%,多年來首次出現負增長

在成品油消費低迷的背景下,近三年來汽油產量平均增長率高達9%,而汽車銷量增長卻逐年放緩,汽油需求僅增長不足5%。

顯而易見,汽油供需失衡已成當下成品油市場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

在國內的成品油市場中,中石化、中石油的銷售模式是以零售為主,汽油零售量在總銷量佔比超過8成

2017年第一季度,中石化、中石油旗下的加油站銷量首次出現下滑

禍不單行,5月份批發行情也開始持續下滑,銷售受阻嚴重。

主營單位的汽油零售、批發量雙雙下滑,而產量仍維持在高位水平,供需失衡狀態下,直接導致庫存明顯攀升。

據中石化內部人員透露,目前成品油的庫存比較高,停止外采或是為了加快排庫速度。

其實外采這些年一直在萎縮。

外采萎縮 不是一時半會!

外采,就是「兩桶油」向未被其收編的「地煉」買成品油。

長期以來,多數主營單位每年定期均會有一定量的外采指標。

大致以2013年為節點,在此之前,主營煉廠汽柴油產量增長速度不及終端用油增長速度

供不應求,導致全國範圍內在用油高峰期經常會出現「油荒」現象。

地方煉廠,煉油成本相對較低,其出廠價格較主營單位對內調配價格有明顯優勢。

為了彌補主營煉廠煉油能力上的不足,主營單位會通過從「地煉」來買一些成品油作為補充。

然而隨著主營煉廠設備上不斷優化提升,以及部分地區新建大型煉廠投入運行,主營汽柴油產量逐年增長,已能夠滿足銷售公司需求。

另外,「地煉」的煉油能力也在不斷提升,但受國內經濟發展放緩影響,下游用油量增長速度下降,國內資源供應大於求矛盾突出,主營煉廠庫存尚難消化,因此對地煉資源外采量大幅萎縮。

據不完全統計,2013、2014年,主營單位(中石油、中石化)就曾先後停止過外采。

地煉的逆襲

「地煉」是相對於主營煉廠而言,其發展起源於1998年石油石化行業的宏觀調整

1998年政府對石油行業進行了結構性調整,石油和石化兩大公司業務重組,小煉廠區別性關停並轉。

整頓結束后,加工能力在100萬噸/年以上的煉廠大多劃歸兩大國有石油公司,而100萬噸/年以下的小煉油企業選擇保留了82家,成為「地煉」。

地煉一共有82家,其中山東有21家。2015年地方煉廠煉油總產能已達25790萬噸/年,佔全國煉廠煉油能力32%

地煉最厲害的是那個省?

山東!!!

依託於勝利油田,山東成為全國地煉最集中的省份。截至2014年底,一次加工能力已經達到1.23億噸,佔全國地煉加工能力的54%。

2015年,地煉獲得原油進口資質,東營三家獲批地煉企業成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他們委託中海油進口了5.6萬多噸原油。

與使用燃料油相比,加工原油僅油品成本一項每噸就能省50元。

地煉三權進口原油使用權、原油進口權、成品油出口權)取得后,草根煉廠就開始了逆襲之路。

便宜又大碗,質量還過關

2015年,國際油價腰斬,由於可支配現金流緊張甚至出現負值,一大波國際石油公司遭到標普降級,其中雪佛龍、埃克森美孚、康菲石油、道達爾、BP、挪威國家石油公司均赫赫在列。

國內「兩桶油」日子也並不好過,近期中石化勝利油田將整體關停小營、義和庄、套爾河、喬庄4個油田,降低低油價對企業利潤衝擊。從2015年三季度開始,主營單位已經減少成品油產量,2016年中石化原油加工量目標定為2.4億噸,去年為2.43億噸,同比下降1.25%,為十年內首次下調。

相較之下,山東地煉表現一枝獨秀,2015年原油加工量以及成品油產量均創新高,一次常減壓裝置開工負荷更是達到60%以上,刷新歷史高位。根據某日產柴油3000噸煉廠表示,年前煉油利潤較好的時候,單月煉油利潤達到1億元,煉廠生產熱情空前高漲。

那麼以山東為代表的地煉為什麼能逆襲?

首先,質量過硬

進口原油使用權對地煉放開之後,山東地煉加工優質原油佔比日益增加,當前部分煉廠已經生產國五標準汽柴油,當前地煉汽油主要為國四、國五標準,柴油主要為國三、國四、國五標準,其中,國五標準成品油質量媲美主營單位。

其次,價格夠低

除了質量過硬,價格夠低是吸引眾多下遊客戶的另一關鍵所在。目前,山東地煉92#國五汽油4700-4800元/噸,山東省中石化92#國五汽油5300元/噸,二者相差500-600元/噸;山東0#國五柴油價格3700元/噸左右,中石化0#國五柴油批發價達到4900元/噸。

民營加油站大多都是直接從地煉企業下屬的石油公司進貨,進貨后可以直接銷售,而中石油、中石化從地煉公司進貨后,必須進入兩巨頭自身系統的油庫,各加油站要從油庫再進貨,然後才能對外銷售。這一過程中,民營加油站節省下來的資金完全可以用來降價促銷。

此外,民營加油站沒有那麼多人員配置,運營成本也比國有大油站少了很多

地煉:出口成品油?此路不通

由於原油加工能力過剩和國內石油市場的逐步放開,2015年自1991年以來首次成為成品油凈出口國,凈出口量達到622萬噸。

2015年11月聯合下發《關於暫時允許符合條件的煉油企業開展進口原油加工復出口成品油業務有關問題的通知》,將成品油出口權正式下放給符合條件的煉油企業。

2016年,成品油出品開始向地煉企業開放

然而僅僅一年以後,成品油出口又重新回到少數國企壟斷的局面。今年截至目前,商務部發放的三批成品油加工貿易出口配額卻始終未有地煉企業的身影,仍然全部集中於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與中化集團手中

出口被封死,外采被停,那地煉就等死嗎?能直供民營加油站嗎?

應該說終端環節的薄弱一直是地煉的阿喀琉斯之踵,也是導致外采存在的重要因素。

目前,已有多家地煉在京津冀和珠三角等汽柴油主力消費區域,設立異地油庫(如唐山、廣州、珠海甚至四川等),面向當地民營加油站提供服務,此比例也在日漸上升。

停止外采,誤傷還是有意?

值得注意的是,5月底開始國際原油價格再度重挫,令本已孱弱的市場雪上加霜。而地煉在前期檢修裝置陸續恢復正常后,開工率明顯提升,進一步激化了供需失衡。

「這次停止外采,中石化是為了消化自身庫存,平衡銷售公司與自身煉廠的資源情況。」

這個現象過去並不經常發生,客觀上也抑制了地煉汽油的出貨,因為以往「外采」是地煉出貨的一個主要途徑

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主營單位此時切斷了地煉借主營外采化解銷售壓力的渠道,已經令後者成品油銷售壓力陡增。

雖然地煉在終端並沒有和兩桶油有直接的衝突競爭,但地煉卻是民營加油站的成品油重要來源。

兩桶油要壟斷終端就必須打擊民營加油站,要打擊民營加油站就要對地煉進行敲打。

目前地煉出口的路已被封死,外采也斷了,地煉的未來在哪?

目前國內成品油市場的競爭愈發激烈,主營之間以及主營和地煉都在不斷交手,此次中石化這一舉動一方面固然有供需失衡的原因,另一方面,似乎也不難發現打壓地煉的企圖。

歡迎分享,走過路過的大爺手下點個 zan 唄 ~~

優質文章推薦:

賓士、寶馬紛紛中招,10年不認錯的日本企業,已致多人喪命!今天它的破產讓人痛快,但企業竟要花100億接盤!

18家央企"造假"2000億, 審計署披露花式虧損套路,吃瓜群眾:請開始你的表演!

利潤高達300%,「挖礦」的賺瘋了,揭秘川西地區神秘的比特幣超級礦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