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審計「非標」巨虧6億 山東墨龍遭立案調查尚無定論

審計「非標」巨虧6億 山東墨龍遭立案調查尚無定論

近期山東墨龍 (002490行情資料評論搜索)可謂利空消息不斷,公司和控股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被立案調查的事件尚無定論。此外,公司披露的2016年年報成績也並不理想,山東墨龍被會計師事務所出具「非標」意見。由於業績連續兩年虧損,山東墨龍自4月7日起被「披星戴帽」。對於深陷業績泥潭的山東墨龍來說,不免讓投資者對公司的未來經營能力產生一定的擔憂。

虧損6億被出具「非標」

山東墨龍2016年年報終於出爐,不過公司的業績表現卻令投資者大跌眼鏡,受業績巨額虧損的影響,山東墨龍被會計師事務所出具「非標」。

4月5日晚間,山東墨龍曬出了自己2016年的期末「成績單」。山東墨龍2016年實現營業收入約15.31億元,較2015年同比下降5.13%;當期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約6.12億元,同比下降135.96%,扣非后的凈利潤也同比下降120.82%。對於業績出現大幅下滑的原因,山東墨龍解釋稱「2016年受經濟形勢影響,市場需求下降,產品銷售價格大幅下滑且價格波動頻繁,導致公司經營業績受到重大影響」。

因山東墨龍2015年、2016年連續兩個會計年度經審計的凈利潤均為負值,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的相關規定,公司股票自2017年4月7日起被「披星戴帽」,股票簡稱變更為\\*ST墨龍。此外,由於山東墨龍的經營業績不佳,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以下簡稱「信永中和」)對山東墨龍2016年年報出具了「非標」意見。在公告中,信永中和對山東墨龍出具「非標」也給出了依據和理由。

信永中和稱「我們提醒財務報表使用者關注,如財務報表所述,山東墨龍合併財務報表2016年虧損6.51億元,且於2016年12月31日山東墨龍流動負債高於流動資產總額15.83億元。這些事項表明存在可能導致對公司持續經營能力產生重大疑慮的重大不確定性」。與此同時,還對山東墨龍、控股股東和公司總經理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做強調事項。

針對出具「非標」的相關問題,知名財經評論人士布娜新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會計師事務所的報告有標準和「非標」兩種,標準的報告就是無保留意見的報告。「非標」的報告有四種,保留意見、否定意見、無法表示意見和帶強調事項段的無保留意見。「否定意見和無法表示意見說明會計師認為錯報影響重大且廣泛地影響了報表的各個科目,即是常說的從廣泛性上影響了我們對會計報表的判斷。保留意見說明影響重大但不具有廣泛性,帶強調事項段的保留意見說明與標準報告相比,公司存在需要重點說明的事項,除此之外,財報的其餘部分都與標準報告無異」。

布娜新坦言,會計師的意見非常重要,會影響投資者對公司財務報表真實性以及準確性的判斷。財務報表是投資者判斷企業基本面的重要依據。從理論上說,一家優秀公司的財務報表都應是標準的無保留意見的報告。

遭立案調查尚無定論

除了經營業績不佳以外,山東墨龍近期兩次收到證監會下發的調查通知書,被立案調查一事,不免讓投資者對公司「業績變臉+踩點減持」產生聯想。

2月3日,山東墨龍發布2016年度業績預告修正公告,預計2016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4.8億-6.3億元,而該公司在去年三季報對2016年經營業績進行過預告,公司預計2016年將扭虧為盈,全年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600萬-1200萬元。

時隔3個月,山東墨龍便上演了一出業績「大變臉」的劇情。對業績修正的原因,山東墨龍在公告中稱,受國內外經濟形勢影響,公司經營業績大幅下滑,對存貨、應收款項、商譽等相關資產計提了減值準備。

值得注意的是,在發布業績「變臉」公告前,山東墨龍控股股東及一致行動人曾大幅減持山東墨龍股份。具體來看,2016年11月23日,山東墨龍副董事長、總經理張雲三以10.97元/股的價格通過大宗交易的方式,減持750萬股山東墨龍股票,套現約8227.5萬元。1月13日,山東墨龍控股股東張恩榮同樣以大宗交易的方式,減持了3000萬股山東墨龍股份,減持均價為9.25元/股,依此計算,張恩榮當日套現約2.78億元。

如此「精準」的減持行為遭到監管層的關注,山東墨龍在回復深交所關注函中表示,公司實際控制人張恩榮及其一致行動人張雲三減持公司股份的目的主要是解決上市公司的資金困難,支持上市公司的運營發展,不是為了個人利益。在公司面臨資金緊張時,為解決公司的困難,張恩榮與張雲三做出減持股份籌集資金以支持公司發展的決定。

然而,山東墨龍的說辭似乎難逃證監會的「法眼」,2月8日,山東墨龍控股股東張恩榮及其一致行動人張雲三因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此外,3月21日下午盤後山東墨龍再次收到證監會下發的調查通知書,這也讓山東墨龍的案情變得撲朔迷離。

上海明倫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智斌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實際上,一般上市公司遭立案調查有很多種情況,目前主流的情況分為三種,比如虛假陳述、涉嫌內幕交易,甚至是操縱市場交易等行為。「儘管業績預告並不是審計的結果,是可以進行調整的,不過調整的話也應該在合理的範圍內,如果是『大變臉』的話,這就說明之前業績預告本身的相關責任人沒有勤勉盡職,對投資者構成誤導,這種情況下投資者可以進行起訴。」王智斌如是說。

投資者索賠引關注

目前山東墨龍被立案調查一事尚無定論,而在被立案調查期間,公司控股股東向公司借款行為也引起投資者的質疑。

山東墨龍在3月31日發布一則關於收到《控股股東財務支持承諾書》的公告。公告顯示,山東墨龍於3月30日收到公司控股股東張恩榮的《不可撤銷財務支持承諾書》,當日山東墨龍欠張恩榮之借款為1.5億元,控股股東保證,於簽署本財務支持承諾書之日起,控股股東不會要求山東墨龍償還上述借款,直至山東墨龍財務狀況明顯改善有足夠償還能力為止。

針對上述張恩榮的相關行為,在王智斌看來,從理論上說,這是一種無償的、沒有明確還款日期的借款形式。對於債權人來說,如果不做不可撤銷的承諾,是可以採取提前通知的方式,單方面確定還款期限,只是需要給公司一個準備就可以了。如果張恩榮將來被認定存在違規行為,上述借款行為和張恩榮未來所面臨的法律責任並沒有關聯。

關於投資者是否可以索賠的相關問題,王智斌表示,諸如海正葯業的業績「變臉」情況,目前海正葯業相關投資者已經準備起訴。由於公司未能勤勉盡職,在第一次的業績預告構成了誤導性陳述,如果將來被認定違反法律法規的話,會面臨投資者的索賠訴訟。如果說存在內幕交易或者是操縱市場,理論上來說,投資者也是可以根據證券法的規定,對其損失進行一個民事索賠訴訟。然而,內幕交易或者是操縱市場的情況,投資者可以索賠的損失怎麼計算,沒有相應的、具體的司法解釋運用規定,所以司法事件中案例比較少。

「還是要看山東墨龍最終的調查結論,如果是虛假陳述,投資者可以同時向公司和相關責任人進行索賠,如果是內幕交易,就要向交易內幕行動人進行索賠。」王智斌如是說。

深陷業績泥潭的山東墨龍,預計2017年一季度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約5828.78萬元,對此,山東墨龍解釋稱「2017年初,產品價格較去年同期有所回暖,但原材料價格大幅度上漲,再加上行業仍然低迷,市場需求不旺,公司經營業績出現大幅下降」。

一位不願具名的私募人士認為,「就目前情況來看,山東墨龍可謂深陷『內憂外患』,不免讓投資者對公司未來的持續經營產生一定的擔憂」。

針對公司的相關問題,北京商報記者曾致電山東墨龍董秘辦公室進行採訪,對方工作人員表示「公司目前正處於證監會立案調查過程中,一切結果以公司的信息披露以及證監會最終的處罰結果為準」。

北京商報記者 崔啟斌 劉鳳茹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