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進入湖畔大學做「馬雲弟子」,胡海泉面臨多重身份選擇題

進入湖畔大學做「馬雲弟子」,胡海泉面臨多重身份選擇題

作者/阿寶 編輯/李忻融

台上,胡海泉一身灰色定製校服,搭配領結,頭髮梳得熨帖不苟。馬雲走至面前,為他佩戴校徽。胡海泉彎腰握手,小心翼翼,臉上透著小冬粉似的興奮。

這是3月27日馬雲湖畔大學第三屆的開學典禮,長長的錄取名單里,包括羅輯思維羅振宇、餓了么CEO張旭豪、快手CEO宿華,胡海泉擔任起了此屆唯一明星學員的角色,而上次入選的明星則是創辦潮牌NPC的主持人李晨。

馬雲弟子,湖畔大學第三期學員,組成了胡海泉的最新身份。

另外,他還有歌手、音樂製作人、主持人、創業者、天使投資人等 title,套一句時下流行的斜杠標籤,他是「斜杠明星」。斜杠青年來源於英文Slash,出自《紐約時報》專欄作家麥瑞克·阿爾伯撰寫的書籍《雙重職業》。該詞特指一群不再滿足「專一職業」的生活方式,而選擇擁有多重職業和身份的多元生活的人群。

但以任何一個身份概括胡海泉都有失偏頗,所有的角色拼接起來才更能體現他的人生結構:前者賜予星光熠熠的關注,後者屬於當下投盡心力想要跨越的門檻。

「海泉時間」

3月20日,胡海泉接受了小娛的獨家採訪,因為下午要參加一場livemaker——由演唱會製作商嘉納文化、演出票務商黑馬live,以及羽泉的音樂製作公司巨匠文化共同成立的演唱會廠牌——的發布會,胡海泉只能在髮型師為其做造型的時間裡與媒體聊上一會兒。

擠出一切可能的時間,是胡海泉一貫的作風。小娛第一次見胡海泉是一家麵包店裡,他給了健身之後的半小時。

忙碌,在明星生活里本已司空見慣。但對於胡海泉而言,在轉做投資人後,時間稀缺到分秒必爭,「我前天飛了三個航班,在路上、微信、電話里開會溝通各種各樣的事情。」所有的見縫插針都是為了打破跨界的壁壘。「因為我不是全職投資人,但投資又具有它的專業性,所以我必須利用碎片化時間快速學習。」

2016年4月23日的基金從業人員資格考試成為檢驗該行業人士專業程度與刻苦程度的驗金石,而4月26揭榜日,胡海泉曬出了自己的成績單,兩門全過。這項考試對於專門從事基金行業的人士而言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胡海泉一次通過足以看出他的刻苦。

明星做投資,通常避不開外界「玩票」「不專業」的質疑,任泉退出演藝圈以表決心,黃曉明拉來專業人士護航,而胡海泉選擇用勤奮去攻堅。

為此,衍生而出的胡海泉跨界時間,被人稱為「海泉時間」:把別人用來吃飯上廁所的時間用在惡補財經知識,看BP上。

不久前,一篇名為《我是撬動了明星IP流量槓桿的創業者》胡海泉的分享引起了刷屏,經緯合伙人肖敏在朋友圈如此評價,「這老兄聰明、勤奮,還有產品經理思維。」

「可能因為大家對於原來我所做事情的認知,還認為我只是刷臉吧,但事實上並不是這樣。」據媒體爆料,在湖畔大學第二屆招生時,胡海泉與任泉也都參加額面試選撥,卻並未入選。時隔一年,捲土重來,胡海泉終於如願以償。

這位曾經不被看好的「局外人」,想讓他心之所向的創投圈認可接納,而這一過程並不容易。

焦慮一直都在,但並非痛苦

本來記者原本想要求證當初投資轉型的背後,是否有來自對演藝事業下坡的恐懼作祟,胡海泉卻順勢談到了自己現有的狀態,「在做任何一件事的過程中,都是有焦慮之心的,但我覺得這恰恰是樂趣所在。」

比如音樂節目的策劃執行是他所焦慮的,而最近的焦慮是關於組建新業務、以及團隊搭建,事無巨細,各個線上的難題,都等待胡海泉去解決。不過在他看來,任何一個想做的事情,在達到目標的路上都難免焦慮。

他承認焦慮一直都在的同時,也表示但不是痛苦所在,「我從來沒有什麼痛苦。」

今年1月份,胡海泉成立了自己的首支文創產業基金——巨匠文創產業基金,投資涉及影視、音樂、經紀、網娛、演出等眾多領域。本應是自己最為熟悉的泛娛樂領域,卻選擇了最近才開始著手。胡海泉有著自己的邏輯,「過去三年都在學習投資管理的經驗,文化產業的發展肯定是要資本嫁接的,那我更懂得投資管理的情況下,再去做文化投資才會得心應手的時候。現在,現在才能更多地聚焦在文化投資這塊。」

在以年輕人為主要消費人群的文娛陣地,胡海泉無時無刻不在通過學習了解這類群體的興趣愛好。但因為年齡間隔的實際存在,他大多時候更願意選擇相信公司的90后,包容和理解他們想做和想說的東西。

至此,通過海泉基金旗下的7支管理規模達13億元的基金,加上先前的個人天使投資,胡海泉已經投資30多個項目,包括NINEBOT納恩博平衡車、寶駕租車等,80%以上項目獲得下一輪融資,且保持了所投項目零失敗率的成績。

即使如此,胡海泉隨時都做好了失敗的準備,「我覺得早期投資失敗率會很高,零失敗率只是階段性的,我不太相信投的所有項目,最後都會成為成功的企業,那我運氣也太好了。我們要面對失敗,因為早期投資一定會有失誤,或者是說任何一個項目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我們可能今天還很樂觀說不錯,明天可能就不行了,因為市場變化太快,還跟創業團隊息息相關。」

而胡海泉也一直在探索,一直在試錯。就拿其創業公司巨匠文化來說,正在從一個傳統的娛樂經紀公司向一個以內容為主導的營銷公司過渡,「我們在隱忍地等待一個轉型的階段,這個轉變只有2017年才能看到結果。」

而這也是除了羽泉的20周年演唱會外,胡海泉2017年的to do list里的一項。

多重身份的選擇題

按照計劃,今年年底,羽泉將舉辦2017~2018「20周年」巡迴演唱會。歌手,是胡海泉從未想要放棄的身份,即使在投資做得順風順水,名下基金日益壯大的當口,演藝事業在他的時間切塊里依然分量不小。

之所以堅持,一部分是出於骨子裡對音樂的執愛,所以,他創建的「EQ唱片」會在唱片行業日漸沒落的時期,不計成本為旗下藝人發專輯。在傳統唱片公司衰敗時,自費投入200萬擴建錄音棚,在音樂商業模式上嘗試先鋒性實驗,試圖打通從包括音樂製作、藝人培養及管理、音樂版權管理到唱片錄製發行的產業鏈條。用他的話講,維繫這個平台的運轉,更像是在維繫自己的理想。

只是,當藝術家的情懷主義撞上投資人的商業收益,胡海泉面臨的是如何抉擇。

「做這樣一件事,更多是從商業化角度出發,還是音樂人的角度來考慮?」

「這些東西是由創意人創作出來的,帶有藝術家的理想,但需要有人從商業的頭腦去搭建。如果它不是一個好生意,理想是實現不了的。」胡海泉認為自己找到了恰如其分的平衡方式,讓理想與商業相安無事。

明星跨界在很多人看來並不是明智之舉。著名投資人徐小平就曾說,明星做投資人,出名是優勢,但是是唯一的優勢。

很多明星做投資,很多都是利用自己的名氣,而且投資的方式都是利用自己的代言費摺合股份。例如,Angelababy的投資很多都是經紀團隊做的,投資方式就是用代言費直接摺合成了股份。

還有一些明星開始注意將自己的投資團隊和經紀團隊進行分離,讓專業的人去做專業的事情。例如黃曉明就專門請投資人士張曉婷做了自己投資業務的合伙人,成立了明嘉資本。張曉婷曾經對小娛介紹說,明嘉資本在有意識的「去黃曉明化」,讓明嘉資本成為一支專業的投資團隊,而不是黃曉明在投資。

另外,著名演員任泉直接宣布退出娛樂圈專心做投資。Star VC雖然是五個明星股東,但是真正操盤的則是任泉,任泉稱Star VC所有的項目他都會親自過問,甚至Star VC投資的所有公司他都會親自去參加這些公司的活動。

但胡海泉堅持歌手不放鬆卻有他商業層面的原因:保證他的知名度與活躍度,為投資鏈接資源,同時還能靠刷臉及影響力以較低價格入股項目。他的合伙人汪文忠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採訪時,也表達了相似看法,「在藝人圈要永遠佔據一席之地,這是一個導流,如果你不紅了,你的跨界也不好做。」

而像胡海泉這樣既保留歌手身份,又在投資領域活躍的,在很多專業投資人看來並不是專業的表現。一位專業投資機構的投資人稱:「投資是門技術活,需要全身心投入,一會去唱歌,一會又要做投資,肯定兩邊都做不好。」

雖然現在在明星與投資人身份之間自由切換,但如何選擇自己的最終身份,也許是未來將會擺在胡海泉面前最終要取捨的選擇題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