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論頭髮都有演技,全世界我只服他

論頭髮都有演技,全世界我只服他

正在上映的最新一部《加勒比海盜:死無對證》,引進了全新的反派角色——被傑克·斯派洛困在「魔鬼三角」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薩拉查船長。其飾演者是有著西班牙國寶之稱的哈維爾·巴登,他為西班牙演員開創了一個時代,一個用演技征服好萊塢的時代。

《加勒比海盜:死無對證》

哈維爾老師的人生故事相當多且精彩,首先不能不提的就是,這真是位「連頭髮都在演戲」的主,因為他每一次演反派都會跟頭髮過不去……

《加勒比海盜:死無對證》中的薩拉查船長是哈維爾第三次演反派。「真搞笑,我居然只演過三次純粹的反派。」

圖片來自網路

為了薩拉查那張猙獰開裂的臉,哈維爾每天早上上戲之前要花三個小時坐在化妝椅上「任人擺布」,他的後腦勺還要被藍布裹起來,因為薩拉查船長的後腦勺已經炸開花了。「我的頭髮被拉到後面,藍色捕捉點布滿我的臉。我的臉本身不太嚇人,但現在真的挺可怕的。」

這樣的造型,我們還能說啥

另外兩個「純反派」角色分別是《老無所依》中的反社會殺手安東·奇古和《007:大破天幕殺機》中五行缺母愛的席爾瓦。

哈維爾本身的發色是黑色,但為了演席爾瓦他戴上了金色的假髮,還畫了特效妝。走出化妝室的時候正好碰到同劇組的拉爾夫·費因斯,可把對方嚇了一大跳。「我更欣賞席爾瓦的性格,而不是他充滿威脅性的言行。」

顯然是這個造型,把我們的「伏地魔」拉爾夫·費因斯都嚇壞了。圖片來自網路

讓我們看看哈維爾是如何變妝的

心疼哈維爾老師的顏。圖片來自網路

而《老無所依》的背景設置在上世紀80年代的得州西部,據說科恩兄弟參考了一張老照片中妓院老闆的樣貌,設計了安東·奇古的奇怪髮型。哈維爾第一次從鏡子里看到頂著這個髮型的自己時,內心崩潰了:「我很絕望。這不是假髮,是我的真頭髮,髮型太差了!你頂著這個髮型去超市買牛奶都能把路人給嚇得毛骨悚然。為了維持這個形象,我在片場還得戴上髮網走來走去,太丟臉了,每次我出現在片場,所有人都在嘲笑我。」

《老無所依》中明明就是個老太太頭。

而除了這些「髮型」,你要了解的還有下面這些,他可是娶了號稱「史上最性感的女人」——佩內洛普·克魯茲,可是他自己卻不知道自己的魅力究竟從何而起…

哈維爾·巴登的父母在他出生后不久就分開了,母親碧拉爾·巴登獨自將他撫養長大,他的姓氏「巴登」也是隨母親。除了母親,他的外祖父母是演員,他的哥哥和姐姐也都是演員,他的舅舅是編劇和導演。

哈維爾整個童年都是在劇院和電影片場度過的。6歲那年,他跟著媽媽去拍戲,順便就貢獻了自己的銀幕處女秀——在費爾南多·費爾南·戈麥斯導演的影片《流氓》中客串了一個小角色。

20歲那年,他又和媽媽一起出演了電影《露露情史》,因為跑了這個龍套,他被導演比格斯·魯納相中,將下一部影片《火腿,火腿》的男主演位置留給了他。這部電影也是哈維爾和他未來的妻子佩內洛普·克魯茲的初次相遇。

《火腿,火腿》是哈維爾·巴登和佩內洛普·克魯茲第一次合作,二人有大量對手戲。

接下來他與比格斯又合作了1993年的《猛男情結》和1994年的《乳房與月亮》,名聲慢慢傳到了好萊塢。

《猛男情結》

哈維爾是第一位提名奧斯卡最佳男配的西班牙演員,那是2000年的電影《當黑夜降臨》,也是哈維爾和約翰尼·德普的初次相遇。7年之後,哈維爾憑藉《老無所依》一舉拿下奧斯卡最佳男配的獎盃,為西班牙演員開創了歷史。在好萊塢,他基本就是西班牙男人的標誌。

拿下奧斯卡。圖片來自網路

約翰·馬可維奇是第一個找上哈維爾的好萊塢電影人,為他提供了一個說英語的角色,但那會兒27歲的哈維爾還沒法說一口流利的英語,於是他拒絕了這個角色。就在同一年,哈維爾還是演了職業生涯中的第一個英語角色——信奉撒旦的銀行劫匪(西班牙導演阿萊克斯·德拉·伊格萊希亞執導的電影《閃靈雙煞》)。

《閃靈雙煞》

後來哈維爾和約翰·馬可維奇還是合作了一部電影。2002年的《樓上的舞者》是約翰的導演處女作,原本他想讓哈維爾在片中飾演偵探的助手,但由於影片花了很久才完成融資,哈維爾充分利用時間惡補了英語,讓他足以勝任偵探這個角色。「我會永遠感激他,因為他是最初向我提供英語角色的人。」

《樓上的舞者》

身為一名非英語國家的演員,語言障礙曾是哈維爾闖蕩好萊塢首先要攻克的對象。「為了演好角色,你必須充分掌握英語。我總說這就像做一場手術,你需要把感情和感覺放進字句中,不然語言就是蒼白的。這要求你好好坐下來和語言老師一起,一點一點練習,直到你能掌控這些對白。」

後來,哈維爾愛上了自己的語言老師克里斯蒂娜·帕耶斯,在拍拖的十年間,哈維爾的英語突飛猛進。

哈維爾在一個天主教家庭長大,但他卻並不崇拜上帝。

他一生最堅定的信仰,就是阿爾·帕西諾。在2000年的電影《當黑夜降臨》中,約翰尼·德普貢獻了職業生涯最出位的表演之一——飾演一名異裝癖同性戀者,而哈維爾則飾演被他吸引的古巴作家。

《當黑夜降臨》中,哈維爾·巴登與約翰尼·德普。

阿爾·帕西諾看過該片后,立馬給導演朱利安·施納貝爾打電話要來了哈維爾·巴登的電話。半夜給哈維爾留了一條語音:「我現在就想告訴你我有多愛這部電影。」哈維爾一覺醒來受寵若驚,這位常年把「我不信上帝,信阿爾·帕西諾」掛在嘴邊的演員感到莫大的榮幸。「這是我收到過的最美的禮物,我不關心他是不是出於真心,或者只是出於禮貌。反正我一直都把這條語音帶在身上。」

後來哈維爾被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選作阿爾·帕西諾、傑克·尼科爾森和羅伯特·德尼羅的後輩,甚至是加強版的黑幫成員。科波拉將哈維爾描述為「野心勃勃,不為名利所停留,會為做好一件事感到激動」的男演員。

最終哈維爾並沒有出現在《泰特羅》中。

但在修改劇本的時候,科波拉發現原本留給哈維爾的角色還是改成女性比較好,於是哈維爾消失在《泰特羅》的卡司表上,這個角色後來由卡門·莫拉飾演。身心俱疲的哈維爾拒絕了同年上映的歌舞片《九》,該角色最終被丹尼爾·戴-劉易斯拿走,因此他也錯過了與佩內洛普·克魯茲再次同台的機會。

2007年哈維爾·巴登和佩內洛普·克魯茲在拍攝《午夜巴塞羅那》期間相戀。這部伍迪·艾倫的愛情電影集結了麗貝卡·豪爾、斯嘉麗·約翰遜和佩內洛普·克魯茲三位好萊塢女神,而哈維爾·巴登卻完全無法理解自己的魅力在哪裡:「我就困惑得不行,你說誰會相信麗貝卡·豪爾、斯嘉麗·約翰遜和佩內洛普·克魯茲她們三個人為了我『自相殘殺』呢?所以我才那麼努力地工作,試圖讓人們相信我的魅力。」

《午夜巴塞羅那》劇照

伍迪·艾倫正在給幾位主演講戲。圖片來自網路

這部電影為佩內洛普·克魯茲贏得了奧斯卡最佳女配的殊榮,也讓二人成為了奧斯卡史上首對雙雙斬獲奧斯卡最佳配角獎項的情侶(現在是夫妻)。

佩內洛普·克魯茲曾多次被票選為史上最性感的女人。在愛上哈維爾·巴登之前,佩內洛普·克魯茲曾與湯姆·克魯斯交往過。

與妻子佩內洛普·克魯茲。圖片來自網路

2010年佩內洛普·克魯茲嫁給了同樣來自西班牙的哈維爾,在拍攝《加勒比海盜:驚濤怪浪》期間懷上了哈維爾的孩子。她發現肚子變得越來越大,再難掩飾,不得不請親生妹妹來當自己的替身,以完成女主角的戲份——基本上就是佩內洛普負責特寫鏡頭,妹妹負責遠景。2011年佩內洛普誕下一子,兩年後又誕下一女。

———你也許不知道的事分割線———

最初的夢想,是做個畫家

雖然生在演藝世家,哈維爾最初的夢想卻是成為一名畫家。但他很快就發現自己實在沒有畫畫的天賦,雖然在藝術院校學了四年,但他在繪畫上並沒有成功,窮困潦倒時甚至需要接一些演戲的工作來維持當畫家的生活。最終他識時務地放棄了這個不切實際的夢想,轉而投身其他的工作。

畫畫和演戲相比,後者更適合哈維爾。圖片來自網路

他嘗試過很多奇奇怪怪的職業,包括:保鏢、作家、建築工人,甚至當過脫衣舞者。「我在一傢俱樂部跳過一晚上舞,當時他們要找一個能跳脫衣舞的人,我真的需要那筆錢,於是就去了。跳了十分鐘,我媽媽就坐在觀眾席里,她可驕傲了。」

14年橄欖球訓練,學會團隊意識

哈維爾深沉沙啞的嗓音透著強烈的雄性荷爾蒙,他說這多虧了他的粗脖子。而粗脖子的練就,則源於其14年的橄欖球訓練。哈維爾從9歲起開始練橄欖球,一度入選西班牙國家少年隊,直到23歲他走上表演的職業生涯才放棄。

少年時期真是盛世美顏。圖片來自網路

「我非常愛橄欖球。這項運動教會了我很多東西,尤其是團隊意識。當你在片場的時候,整個劇組就是一個互相協作的團隊,你只是整個團隊中非常小的一部分,你需要做好自己的那份工作,沒什麼空間給你肆意發揮,也塞不下你的自我。」

沒有駕照,甚至不喜歡車

哈維爾·巴登沒有駕照,他不喜歡開車,他壓根就不喜歡車,就連《老無所依》里他開的車是什麼牌子他自己都不認識。就為了《老無所依》里這段開車的戲,他還認真學了好幾個小時呢,然後扔下方向盤再也沒有撿起來過。

星光大道留下手印。圖片來自網路

他是星光大道上第2484顆星

2012年11月8日他的名字和手印被鑲嵌在埃爾卡皮坦劇院門口。

輸入以下關鍵詞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