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5年,只為一座城,這就是他用生命對足球的定義

25年,只為一座城,這就是他用生命對足球的定義

羅馬與熱那亞的比賽結束哨聲終於在第96分鐘吹響,儘管裁判給足了傷停補時時間,但依然阻止不了羅馬城的10號說再見。這是托蒂本賽季的最後一場比賽,也是他代表羅馬的最後一場比賽,25年的青春歲月,隨著看台上雷鳴般的掌聲化作難捨的離別。

賽后,托蒂帶著家人與在場的球迷告別,他拿起一個足球,簽上自己的名字,然後大腳開上看台,這一腳力大無比,彷彿要把曾經的美好與滄桑一起釋放在這極盡絢麗的球場上空。有人說足球就是追逐名利,在他身上,足球是不變的信仰;有人說足球就是交易,在他身上,足球是永恆的忠貞。一個人,一座城,這就是他用生命對足球的定義。

回望他的紅狼歲月,激情夾雜著豪氣,悲壯伴隨著唏噓。年輕時候的他,也曾是世界足壇上令人聞風喪膽的鋒線殺手,2006/07賽季收穫意甲金靴,並且摘得歐洲金靴獎,單賽季26粒進球,咆哮意甲,放眼歐洲大陸,無人能及;5次義大利足球先生,2次聯賽最佳球員,羅馬王子,傲視群雄。同樣,他也用自己的能力幫助球隊斬獲過1次意甲冠軍,2次義大利杯冠軍,2次義大利超級盃冠軍,但25年裡只收穫這些獎項,對於一個身處世界頂尖射手行列的球員來說,多少有點對不起他的能力,但他從來沒有抱怨,沒有悔恨。不過好在老天有眼,讓他獲得了許多球員終身都無法企及的高度——世界盃冠軍。

托蒂對羅馬隊和羅馬城有著很深厚的情感,作為土生土長的羅馬人,有一天能為自己的家鄉效力是他從小的願望。而在16歲的時候他就實現了這一理想,穿上了羅馬隊的戰袍,不曾想到的是,這衣服猶如緊箍咒一般,越想退去,越抓得牢。一晃25年過去了,他身上流淌的血液猶如衣服上的那一抹殷紅透徹人心。

在球隊輝煌的時候,他靜靜地享受著這份難得的榮耀;在球隊低谷的時候他選擇陪著球隊前進,一如既往,不離不棄,他的這種精神不僅感染著家鄉球迷,還震撼了全世界的球迷。就連AC米蘭球迷,也曾在托蒂即將告別賽場前拉起橫幅來支持他,希望他能繼續留在意甲踢球。意甲球迷尚且如此,別的地方的球迷更如是,還記得羅馬客戰皇家馬德里時,托蒂上場時看台那雷鳴般的掌聲嗎?要知道,那可是在伯納烏。

本賽季托蒂的上場時間銳減,也許是因為年齡的問題讓主教練斯帕萊蒂對他的狀態有所質疑,畢竟狼王已經快41歲,但球迷們都知道,真正原因是托蒂已不在主教練的戰術體系之內。就從剛結束的賽季來看,他只代表球隊出戰879分鐘,意甲賽場上更是只有364分鐘,相比哲科(總時間:3887分鐘,意甲:3053分鐘)、佩羅蒂(總時間:2239分鐘,意甲:1748分鐘)、沙拉維(總時間:2327分鐘、意甲:1624分鐘)和薩拉赫(總時間:3017分鐘,意甲:2485分鐘),差距巨大。

其實,托蒂的狀態保持的並不差,他只要在場上就能奉獻自己的有生力量,幫助球隊獲得勝利。因此,主教練成為了球迷們的眾矢之的,明知道這是托蒂在羅馬的最後一個賽季,他依然沒有獲得足夠的登場機會。儘管最後一場比賽,他在第54分鐘派上托蒂登場,但球迷們依然對他沒有安排托蒂進首發而耿耿於懷。

在外界的紛紛質疑之下,羅馬教練斯帕萊蒂向媒體透露:「每場比賽他都會受到過多的關注,這樣會對其他球員造成影響。我作為一名主教練,要管理的不是一名球員,而是一個更衣室里20名球員。有一段時間,托蒂曾連續罰丟點球,當我問別的球員能不能代替他罰點球時,其他球員都說,只要有托蒂在,點球就應該由他主罰。托蒂是一名不錯的球員,但有時候也被媒體拿來過分渲染。」

托蒂為人忠貞不二,恪盡職守,謙卑隨和,在告別儀式上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行為,只是揮揮手,近距離看看身旁的球迷,就這樣,他足以給球迷們留下深刻的印象。

托蒂在羅馬的最後一個賽季是一個艱難的賽季,在聯賽中枯坐冷板凳,他只有在杯賽中彰顯自我的價值。在歐聯杯賽場上,他發揮出色,6場比賽貢獻4次助攻,詮釋了什麼是老當益壯。也許會有人會說起他曾經那些黑暗的歲月,比如2002年世界盃對陣韓國的那張紅牌,比如2004年歐洲杯對丹麥球員鮑爾森吐口水導致被禁賽3場。

但這只是他成長路上的一段縮影,誰還沒有年輕氣盛的時候呢(多年後,面對媒體的採訪,托蒂坦言自己很後悔當初自己的不冷靜行為。)?天道酬勤,自古都是必然法則,他的努力和付出終於在2006年得到了回報,那一年沒有黑哨,沒有爭議,義大利走上世界之巔。

托蒂的羅馬歲月就這樣搖搖晃晃地走到了終點,多年以後,他的豐功偉績和迷人才華定會像這斑駁的斗獸場一樣,任歲月風吹雨打,依然盛開如花。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