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這個大臣太囂張,天子面前,用骨朵將一個皇室重臣打的腦漿迸裂

這個大臣太囂張,天子面前,用骨朵將一個皇室重臣打的腦漿迸裂

蕭太后名綽,小名燕燕,是遼國北府宰相蕭思溫的小女兒。蕭思溫一共有三個女兒,個個天生麗質、貌美如花,而三姐妹尤其以蕭燕燕最為出色。蕭思溫本打算希望通過燕燕的婚姻,在皇族耶律氏中攀高結貴,哪知道蕭燕燕卻對漢臣韓匡嗣的次子韓德讓情有獨鍾。韓德讓儀錶堂堂、瀟洒倜儻,尤為難得的是才兼文武,既能吟詩作賦,又弓馬嫻熟,論起騎射功夫來與契丹貴族子弟相較毫不遜色。

本來,蕭韓兩家人商量好了,等到蕭燕燕到了及笄之年就正式成婚。哪知道造化弄人,遼景宗耶律賢在一次酒會上無意間看到了蕭燕燕,頓時驚為天人。於是橫刀奪愛,娶蕭燕燕為妃,半年後冊封為皇后,成了景宗賢內助。公元982年,一向羸弱多病的景宗在焦山行宮(今山西大同)撒手歸西,年僅十二歲的兒子耶律隆緒即位,是為聖宗。蕭燕燕以太後身份臨朝稱制。

景宗駕崩后,主少國疑,遼廷上下動蕩不安,蕭燕燕母子面臨嚴峻考驗。聖宗雖然是景宗長子,但遼王朝尚未確立嫡長子繼承製,而且景宗生前並未公開立太子。按照契丹舊俗,只要是太祖子孫就都有資格入繼大統。從耶律阿保機去世后,圍繞皇權的爭奪就始終沒有停止過,遼景宗即位之初,蕭思溫就死於非命,放眼朝中,可供蕭燕燕依恃的政治力量沒有多少。國內,許多宗室蠢蠢欲動;國外,宋太宗這時正在厲兵秣馬,準備再次誓師北伐。

蕭燕燕當機立斷,向韓德讓暗送秋波,表示「願諧舊好」。很快,二人舊情復燃公然出雙入對。彼時,韓德讓已有妻室,蕭綽派人殺掉了這個女人。從此與韓德讓「入居帳中,同卧起如夫妻,共案而食」。

不久,韓德讓「總宿衛事」,開始全面負責皇室的安保工作。根據韓德讓的提議,蕭綽傳旨「諸王不得私相燕會」。韓德讓這樣做等於是把宗室大臣幾乎得罪光了,自然成為眾矢之的。對局勢,韓德讓心中也有清晰的判斷,他決定教育一下那些膽敢覬覦皇權的宗室。

一個耶律虎古的傢伙曾經欺侮過韓匡嗣,韓德讓決定拿他來殺雞儆猴。也怪這耶律虎古不知死活,從前不懼韓匡嗣,覺得他的兒子也是軟弱可欺。一次,在大殿上一臉不屑的當眾與韓德讓爭吵起來。韓德讓也懶得和他多咳嗽,從大殿侍衛手中搶過一個大鐵骨朵來,一下子就把耶律虎古打得腦漿崩裂,當場斃命。

滿殿的漢遼大臣瞧得目瞪口呆,無不股慄。

蕭燕燕為樹立起韓德讓的權威,也處處回護著這個男人。一次,韓德讓和人打馬球,被一個契丹將領撞於馬上,跌落塵埃摔得鼻青臉腫半天爬不起身。蕭太后當場震怒,立即將這個冒失的傢伙拉出去砍頭示眾。

與此同時,蕭綽又讓自己的侄女婿、南院大王耶律斜軫節制諸軍。景宗在位時,耶律斜軫歷任西南面招討使、南院大王、樞密副使,數次主持對宋作戰事宜。遼統和元年,蕭燕燕讓兒子聖宗與耶律斜軫當著自己的面交換弓箭鞍馬,結為好友。從此,韓德讓與耶律斜軫盡心竭力輔佐聖宗,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藉助韓德讓、耶律斜軫的力量,蕭綽很快穩住陣腳,控制了局面,逐步建立起自己的勢力集團。

蕭燕燕與韓德讓時常是並排坐在大帳中處理朝政、接見使者。韓德讓兼南北樞密使、大丞相,總攬遼國軍政大權。後來,蕭燕燕乾脆賜韓德讓名為耶律隆運,班列位於親王之上。蕭燕燕臨朝稱制27年,事實上是和韓德讓共同攝政的。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