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武則天稱帝后 倘若像男皇帝一樣擁有後宮佳麗無數

武則天稱帝后 倘若像男皇帝一樣擁有後宮佳麗無數

本文系原創,歡迎轉發,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武則天稱帝后,倘若像男皇帝一樣擁有後宮佳麗無數,冊立男皇后和一群男嬪妃。

顯然在男權主導的封建社會行不通,不過這沒關係,既然已經是皇帝了,私下養幾個面首(男寵),大臣們也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武則天的面首究竟有多少,史書上不可能有詳細記錄。

武則天逝世后,她的兒子唐中宗李顯將母親與父親唐高宗合葬乾陵。

充分說明,武則天死後的葬禮規格屬於太后而非皇帝,李顯這樣做就是要堅定維護李唐政權的合法性。

在史書中,武則天有名有姓的面首分別是柳良賓、侯祥、胡僧惠范、薛懷義、沈南繆、張氏兄弟等。

這幾個人當中,武則天最為寵愛的當屬張氏兄弟,即張易之、張昌宗。

張易之(?——705年),定州義豐(河北安國)人,排行第五,人稱五郎,「白皙貌美,兼善音律歌詞」。

張昌宗(?——705年)行六,人稱六郎,兄弟二人出身名門,其叔曾祖為唐初宰相張行成。

父張希臧是雍州司戶參軍(掌管戶口、賦稅、庫房等),母韋阿臧。

張家五郎六郎兄弟倆年少貌美,風流倜儻,二人常常像女人一樣塗脂抹粉,穿著華麗的衣服招搖過市,尤其是六郎,人們誇讚他美如蓮花。

萬歲通天二年(697年),經太平公主引薦,張昌宗進入後宮服侍武則天,不久,張昌宗又把哥哥張易之推薦給女皇。

張易之被武則天召進後宮,「賜田宅玉帛無數,與昌宗專權跋扈,朝廷百官無不懼之」。

武則天的侄子武承嗣、武三思和一些大臣爭相巴結、討好五郎六郎,有時甚至屁顛屁顛為他們執鞭牽馬,不以為恥。

暗地裡是男寵,表明文章也得做,於是武則天封張昌宗為春官侍郎、鄴國公。

聖歷二年(699年),武則天詔令張昌宗同李嶠、張說等四十七位學士編撰《三教珠英》大型詩歌總集,任職秘書監。

張氏兄弟並非僅靠顏值得寵,他們不僅詩歌寫得很精彩,音樂方面也頗有造詣,吹打彈拉,樣樣精通。

六郎稍遜於五郎,但是在宮中,工於心計的六郎張昌宗更得寵一些。

同歷代帝王追求長生不老之術一樣,武則天也未能免俗。

她對周靈王太子姬晉得道升仙的神話傳說十分羨慕,太子姬晉人稱王子喬,善於吹笙模仿鳳凰的鳴叫。

據說他隨浮丘公羽化成仙,一度在緱山(即緱氏山,位於今天河南洛陽東南)乘白鶴顯靈,武則天曾為此特意題寫碑文紀念這位登仙的王子。

上有所好,下邊的馬屁精就會投其所好。

武三思為了討好姑媽,煞有介事說:

「侄兒以為六郎的美貌並非凡間所有,他一定是王子喬轉世而來。」

老太太樂得合不攏嘴,對於這個比喻感到很受用。

於是下令製作了鶴麾(鶴羽毛大氅)和一隻木鶴,然後把張昌宗打扮成的神仙模樣,大家一看,果然如王子喬降臨人間。

聖歷二年,女皇欽命設立「控鶴監」機構,其職能相當於男性皇帝的後宮。

設有丞、主簿等官員,由張易之任長官,名義上掌管文件起草、文學作品編纂,實際上是男寵及一些輕薄文人奉迎女皇的風月場所,武則天下台後,這個機構以「穢亂後宮」罪名被撤銷。

一次宮中遊園,看見張昌宗賞荷,有人阿諛說:「六郎似蓮花。

有更肉麻的,宰相楊再思說:「人言六郎似蓮花,非也;正謂蓮花似六郎耳。」武則天聽了這話,感到十分舒坦。

雖然得寵於女皇帝,但那是逢場作戲,被人玩弄,張昌宗渴望得到真正的愛情。

他對才華橫溢的「內舍人」——宮中女秘書

一見鍾情,上官婉兒一入深宮,見過的男人都有數,而眼前的張昌宗,堪稱心中的男神。

一來二去,兩個人共墜愛河,此後頻頻私會,不久被女皇發現。武則天不忍處置張昌宗,就把恨發泄到上官婉兒一個人身上。

上官婉兒為了愛情飛蛾赴火,結果免去死罪被處以黥刑,面部刺青被毀了容。

穢亂大周帝國後宮的不止張昌宗、張易之兩兄弟,他們還有一個弟弟張昌儀,任職洛陽令,不知行幾,所以也就不知該呼為幾郎。

反正張昌儀也挺「狼」,他不是女皇的面首,而是女皇女兒太平公主的男寵。

《資治通鑒》記錄了張昌儀一段貪贓枉法的事例。

一次早朝途中,張昌儀被一個姓薛的官員攔路喊冤。

張昌儀接過「狀紙」和一份「物證」一看,原來是這個姓薛的官員想陞官,「狀紙」為官員簡歷,「物證」是一百兩黃金。

張昌儀收了賄賂,入朝後要求選用官員的天官侍郎張錫趕緊處理,給姓薛的升職。

幾天後,張錫不慎丟失了那份官員簡歷,只好請教張昌儀,張昌儀來脾氣了:

「老子也記不住他叫個啥了,你趕緊查候補官員,只要是姓薛的陞官就是了!」

張錫不敢怠慢,結果候補官員六十多個姓薛的統統獲得提拔。

張昌宗、張易之、張昌儀兄弟三人在朝中為所欲為,權傾一時,皇族成員亦只能望其項背。

大足元年(701年),李顯的長子邵王李重潤、女兒永泰郡主李仙蕙和女婿武延基私下議論張氏兄弟。

估計是發發牢騷,表達對李氏皇族地位下降的不滿情緒。

張易之聽到了這個消息,向武則天打小報告。

女皇大怒,將孫子及孫女婿統統賜死,李仙蕙因懷孕免死。

張氏兄弟生活奢靡,浪費無度。

《朝野僉載》:「張易之為控鶴監,弟昌宗為秘書監,昌儀為洛陽令,競為豪侈。」張家兄弟喜好美食,烹飪方法卻令人毛骨悚然。

有一次,張易之製作了一個鐵籠子,把鴨鵝放進去。

籠子中間放一盆炭火,另外放了一盆調製好的五味汁。

鴨鵝在籠子中繞來繞去,灼熱難耐,只好去喝旁邊的五味汁,「火炙痛即回,表裡皆熟,毛落盡,肉赤烘烘乃死。」

就這麼活活將鴨鵝烘烤至死,鴨鵝死後,五臟六腑均已入味,這種美食,鮮美至極也殘忍至極。

還有,張昌宗把鴨鵝換成活驢,依法炮製。

有一天,張昌宗看望哥哥,兩人聊著聊著感到餓了,就開始談論美食,提到馬腸好吃。

張易之隨即命人從馬廄牽出一匹馬,隨手以快刀切開馬肚子,取出一截兒血淋淋的馬腸。

命廚師當即洗凈炒而食之,哥倆一邊吃一邊讚美馬腸美味,可憐那匹馬哀鳴不已,好久才緩緩死去。

張氏兄弟牛皮哄哄,老娘也跟著沾光。

張易之曾經為其母阿臧造「七寶帳」,裝飾金銀珠寶,以象牙作床,犀牛角編製席子,貂毛作褥子,極盡奢侈之能事。

老太婆阿臧也效仿貴族婦女找男寵,在武則天授意下,逼迫鳳閣侍郎李迥秀與她私通,這位李迥秀嫌其老丑,無奈之下常常把自己灌醉尋求解脫。

武則天晚年倦於政事,朝政由張易之把持,一時間烏煙瘴氣,朝綱敗壞。

神龍元年(705年)正月十二日,武則天病重,宰相張柬之與敬暉、桓彥范等大臣藉機發動政變。

迎立唐中宗李顯復辟,恢復大唐,同時誅殺張氏兄弟,史稱「神龍政變」。

《太平廣記》載:張氏兄弟在迎仙院被殺后,其屍體又於天津橋南被公開梟首。

另外兩個身居高官的兄弟張昌期、張同休也同時被處死。

張氏兄弟被斬殺后,屍體被老百姓切割成肉塊並摘除心肝,燒烤吃掉了,人們說這是張氏兄弟殘害動物的報應。

吃軟飯的男人雖有可恨之處,但也必有可憐的一面.

張氏兄弟吃著軟飯,還在裝逼賣弄,禍國殃民,甚而造孽為亂,其悲劇令人無法同情,實在是可恨之極!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