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原創小說|不存在的朋友圈

原創小說|不存在的朋友圈

阿阿阿不思

電視里播出著早間新聞,麗塔在廚房裡忙裡忙外,新聞里那個女記者如同連環炮一般的聲音,即使隔著咖啡機里氤氳著的濃厚香氣,也能穿透而入麗塔耳朵里。

「當紅女歌星XXX出軌XXX。」這樣的新聞近期來連連曝光,麗塔並不關心娛樂圈內那些事,自從十年前嫁給男人之後,她便早已洗手作羹湯,外界何事與她無任何關係。

男人坐在餐桌前,拿起那個看起來鮮嫩可口的奶黃包,就著摩卡咖啡胡亂咬了幾口,就草草扔在了盤子里。

出門之前,麗塔像是想起了什麼,趕緊進卧室,將男人落下的充電器拿出來,放進他的衣兜里。

她目送著他上車,在別墅外邊的馬路上行駛。直到看不見蹤影,她才關上了門。

看著餐桌上男人撒了一小片的麵包屑,那個剩下的奶黃包,看上去就像個蹩腳的胖女傭。

麗塔用手指揀起奶黃包,慢慢將它吃完,隨後整個人陷入了柔軟的沙發里,她心裡盤算著今天要做的事,不過也沒什麼盤算的:收拾餐具、打掃衛生、給家裡的植株澆澆水,尤其是那盆她最喜愛的銀皇后。自從嫁給男人後,她的日子大概就是在這樣不緊不慢的節奏中度過來的,且日復一日,恆久不變。

家是三個月前剛搬的,價值千萬的別墅,此前她跟男人擠在幾十平米的小破屋裡,男人工作,她在家裡做飯、等男人回家、掌管大大小小的瑣事,卻也樂此不疲。

她有個習慣,在衛生間里放一個水桶,蓄滿一滿桶水,一是節約,二是備不時之需。土話也叫做偷水。

搬了家后的一天,男人突然讓麗塔扔了那隻水桶。

「我現在升職了、有錢了,可我老婆居然在家偷水。」他覺得丟人了,丟面子了。

麗塔跟他爭執了一會兒:「偷水有什麼不對嗎?這是主婦們應該做的事啊,主婦們偷水,節約資源,你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我就是不滿意。」他沒好氣地將水桶踢翻,無辜的水桶倒在地上,水流了一地。

麗塔默默地扶起水桶,拿來抹布抹地上的水,心想著:好吧,不讓偷就不讓偷,大不了等你走了我再把桶拿出來,反正你一整天都不在家。

再說,用這些偷來的水,是多麼歡喜的一件事啊。

男人升職之前,日子一直很艱難,她每天做著重複的家務,心裡想的都是:這日子什麼時候才會到頭啊。

現在搬了新家,還是江景房,打開窗戶就是整個城市的夜上燈火,這麼大的房子,她的生活當然也有變化,她學了烘焙,會製作很可口的藍莓蛋糕和朱古力派,日復一日,她已愈發像一個豐腴的小貴婦。

可每天依然是一個人,重複著同樣做不完的家務活。她心裡想的是:這日子什麼時候才會到頭啊。

閑的時候,她也翻看著手機里的朋友圈。微信還真是神奇啊,不用出門,不用聯絡,就可以知道以前的朋友現在都在幹些什麼。

就比如好閨蜜莎莎,昨天剛曬的那個愛馬仕包包,是最近的爆款,價格自然是不低。莎莎嫁得沒麗塔好,也不知道怎麼下狠心買了這樣一個連麗塔都不捨得買的包。

哦,對了,男人就是看了麗塔拍的家裡的照片,才知道她在家偷水的。

該死的朋友圈。

這會兒她接到男人的電話,接通后他不說話,她「喂」了幾次,那一頭還是沉默。

「到底什麼事?」

「……」

「不說話我掛了。」

「離婚吧我們。」他終於開口。

氣氛微妙了起來,連氣溫都成為了騷動不安的情愫生長的溫床。她這會兒突然意識到,夏天要來了。

他以為是自己的話讓她不知所措了,換了副溫柔一些的語氣說:「麗塔?還在嗎?」

「嗯。」

「你覺得怎麼樣?」

她吸了口氣,「是因為我偷水嗎?那我以後不偷水了,我們把那個水桶送人好不好?」

男人沒好氣,「不是偷水,該死,不止是那該死的偷水。」

「那是為什麼?是因為我做飯不好吃嗎?」

他又來了脾氣:「不是你做飯不好吃,相反,你做飯非常好吃,或者也可以說,你只能把飯做得好吃。」

「可是我並不是想找一個只會做飯的女人,這樣還不如直接招個廚子。」

「你不修邊幅也就算了,說話也不注重措辭,我最害怕你跟我一起參加酒局,你只會把氣氛搞砸,給我丟臉。別人肯定都會想我這樣的男人怎麼找了這樣一個女人做老婆。有時候我甚至懷疑你是否真的讀過書。」

「你根本不配成為我的左膀右臂。你只是個累贅,沒錯,累贅。」

他有些激動,許久沒說話,麗塔只能聽見電話那一頭喘氣的聲音。

等男人平靜下來后,麗塔靜靜地說:「好吧,我同意跟你離婚。」

男人有一絲詫異,沒想到麗塔絲毫不吵不鬧。

「以前結婚之前,你告訴我說我只要在家做飯等你回家就好。我知道,一定還是我做的飯不合你胃口,我感到很抱歉。」

男人嘆了口氣:「你看,我們倆始終沒有共同語言。」

麗塔開始自顧自地說:「可你當初為何要跟我結婚呢?為何要跟我結婚呢?」

那一頭默默收了線。

麗塔也放下電話,對於剛才的一場風波,她覺得像是沒發生過一樣,男人對她說要離婚,她覺得只像他說「今天不回家吃飯了」一樣普通。

她從沙發上坐了起來,看著滿屋子的傢具物什,她心想:以後再也沒有這些無窮無盡的家務活了啊。

走進房間里,她打開了自己儲藏物品的一個大紙箱子,裡面有她中學起自己錄的唱片跟專輯,有大學時期收到的情書,那會兒麗塔相貌清秀,歌喉動人,參加過很多大型歌舞活動,拿過一等獎,名氣不小。要是當時有「超級女聲」那樣的真人秀節目,估計也能在裡面展露一番風采。

聯考前她被選為保送生,可直接去某所萬人嚮往、據稱是培養明星的搖籃的音樂學院深造。

其實高一的時候她就研究過全國十大藝校,把每個學校名寫在自己的十根手指頭上,逐個對比,逐一抹掉,最後剩下的那個學校,一直心念著,就這麼念了三年。

到後來美夢就快實現了,可是在那個時候男人出現了,他那時還只是一名機械公司的小職員,對她好得無微不至,萬人心目中的女神在他面前,他自然殷勤非凡。

後來他說:「跟我結婚。」

她很猶豫,就問母親:「我結婚還是學藝術?」

母親說:「你愛他嗎?」

她昂起頭想了想:「大概愛。」

「那你就不去學藝術,跟他結婚。」

她又跟他說:「我不讀書了,又沒有工作,可我們要吃飯,怎麼辦?」

他笑著說:「跟我在一起你不用工作也不用辛苦讀書,我有積蓄,可以養你。」

曾經的回憶讓她不知不覺陷入了一陣恍惚,她慢慢撫摸著手裡那一沓舊專輯,疊起那一堆記錄少年們痴心炙熱的青春誓言的紙張,重新塞進了舊紙箱里。

一如將這十年的光陰一起塞進過早的俗世紛爭,塞給這個起先給她承諾,而如今要跟她離婚的男人。

偶然之間,她瞥見了床頭柜上放著一件男人昨天換下來的外套,從衣兜里可以看見一張購物發票,隱約可以看見一個愛馬仕的logo,男人什麼時候開始買女人的包包了呢?

莎莎的自拍照片真是越來越好看了。朋友圈真是方便,雖然是許久不見的閨蜜,但她還是可以透過小小的一方屏幕,看到好友的點點滴滴改變。

她身邊的人是誰呢?一定是個很愛她、捨得為她花錢的人吧。

就像男人以前對待自己一樣。

至於自己,麗塔想,以後終於再也不用面對這永無休止的家務,不用面對這空空如也的大別墅,以及喜怒無常的男人了。

她想去翻閱男人的朋友圈,點開頭像,點擊「個人相冊」,卻只看見一條灰色的線。

原來他的朋友圈是不存在的,就像她也不存在一樣。

她知道,自己跟年輕時候的專輯一樣,被塵封在紙箱里的時間,絕不止十年這樣短。

-END-

如果你不知道讀什麼書

就關注這個號

搜索微信公眾號:夜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