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越獄逃亡44年,沉默寡言的他成麗水青田產糧大戶

越獄逃亡44年,沉默寡言的他成麗水青田產糧大戶

7月30日,浙江省麗水市青田縣公安局收到福建省清流監獄寄來的一封信。

這是一份《協查通報》,通報稱,1972年2月,在清流監獄服刑的罪犯徐忠一逃脫后一直未捕,清流監獄請求青田警方給予協查、協捕。

收到該通報的3天後,青田警方就在當地的一個村莊找了農民徐中一。

▲徐中一(中)被警方抓獲。(青田縣公安局供圖)

這個徐中一,正是監獄方尋找的徐忠一。今年徐中一已經76歲了,他逃了44年,成了浙江麗水警方抓獲的潛逃時間最長、年齡最大的在逃罪犯。

他從一個青年人,變成了白髮蒼蒼的老人。

一封《協查通報》

警方排查兩萬人,尋找越獄逃亡44年罪犯

青田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收到的《協查通報》,裝在一個沒寫郵政編碼的深黃色信封里。

▲清流監獄發來的協查通報。(青田縣公安局供圖)

這封《協查通報》稱:

1972年11月29日,籍貫青田縣、生於1941年的罪犯徐忠一,被福建省建陽縣人民法院(現建陽市人民法院)以毆打致死人命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刑期自1971年8月22日起至1986年8月21日止。1973年2月18日,徐忠一在現福建省清流監獄服刑期間逃脫至今未捕,為共同維護社會治安穩定,儘快將該犯捕獲,望貴單位予以協查、協捕。

除了《協查通報》,青田警方還接到了清流監獄打來的電話。因涉及命案又是越獄潛逃,青田縣公安局立刻抽調刑偵大隊多位民警進行排摸、偵查。

「一方面,徐忠一是越獄的命案逃犯,案件性質惡劣;另一個方面,徐忠一逃脫時間非常久。"青田縣公安局刑偵大隊視頻中隊副中隊長葉文藝告訴紅星新聞,由於案件特殊,青田縣公安局決定全力偵察此案。

清流監獄提供的信息,只有罪犯的姓名和出生的年份,連出生的日、月都沒有。

44年了,徐忠一到底是潛逃在外還是在青田?是生還是死?

葉文藝說,上世紀七十年代,沒有身份證,也無戶口概念,徐忠一後來可能新辦身份證,但新辦身份證的名字和出生年月可能變化,這為警方的排摸工作帶來更多困難。

但青田警方決定,還是從徐忠一的名字和出生年份入手排查,「前提就是假設他回來並落戶了,否則我們無從查起。"葉文藝說,這種方法即便「查無此人",也是青田警方對清流監獄最好的回復。

青田警方對該縣1941年前後(1936年-1946年之間)出生、發音接近「徐忠一"三字的男性進行排查。葉文藝說,刑偵大隊民警共計摸排青田縣戶籍男性兩萬人。

清流監獄提供的信息還顯示,罪犯原來的戶籍地為小令公社,小令公社后併入仁庄鎮小令村,警方結合舊的戶口底冊進行篩選,重點排查小令村,終於發現了一個叫徐中一的人。

打死工友獲刑15年

翻越多座大山逃逸,思鄉心切卻不敢回家

這個徐中一,是不是《協查通報》中那個越獄逃亡了44年的徐忠一?

為避免打草驚蛇,青田警方對徐中一的生活軌跡進行調查,了解到徐中一年輕時,的確有過一段在福建打工的經歷,警方著手安排人員進村找徐中一本人進行進一步調查、核實。

▲便衣警察入村調查。(青田縣公安局供圖)

8月2日上午,警方趕到小令村,找到了徐中一目前借住的家,遇到徐中一攜帶農具,正準備出門干農活。

「我們問他1971年前後那幾年人在哪裡,他說在福建那邊打工。我們進一步問他打什麼工、跟誰在一起,此後他跟我們說的情況,基本跟清流監獄的描述吻合。"葉文藝介紹。

民警追問徐中一當年是不是打過架,徐中一說的確跟人打過架,聊天過程中,徐中一越來越緊張,最後他終於吐露了隱情。

徐中一交代:當年他到福建省建陽縣(現建陽市)從事伐木務工,1971年7月28日左右,他發現自己與工友們上班用的四輛板車被人盜走,在與老鄉林某某、邱某商量后,懷疑是同住的另一名工友林某所為,三人遂向林某討要說法,兩方言語不合,繼而發生肢體衝突,導致林某死亡。

▲徐中一(中)接受警方調查。(青田縣公安局供圖)

案發當天,徐中一、林某某、邱某三人被建陽縣公安局抓獲,1972年12月9日,三人被建陽縣法院判刑,其中林某某和邱某分別被判8年、2年,徐忠一獲刑最重,為15年。

徐中一此後在三明市清流監獄服刑,1973年2月18號,徐中一趁在上山燒稻草灰的勞動過程中,翻越多座大山逃逸。

徐中一說,他沒有往廣東方向逃跑,而是往老家浙江省青田縣的方向逃,一直逃了三四個月,邊逃跑邊乞討,但他不敢立刻回到村裡,只能打零工度日,一直持續到1985年。

調查過程中,葉文藝問徐中一:「其他人都判刑了,你怎麼回來了?"徐忠一回答說,他是打過人,但是不至於把他判刑這麼重,加上思鄉心切,他就偷偷地跑回來。

葉文藝介紹,1976年,清流監獄曾派人來青田縣追查徐中一的下落,但眾人均反映,徐中一從來就沒有回來過。青田縣公安局此次收到的協查通報,是過去40年來兩部門關於此案的第二次對接。

承包村集體林場20年

沉默寡言的越獄犯變產糧大戶

▲小令村村貌。

小令村是青陽縣仁庄鎮的一個行政村,現有500多戶人家2500餘人口,這裡距離縣城25公里,是當地較為偏遠的村落之一,存在保留較好的古民居建築。

徐中一的家位於中心村的小令河邊上,它原來是一棟兩層木屋,現被磚塊鋼筋取代。去年9月28號,當地颱風過境,小令河漲水,徐中一等數戶人家的房子被衝垮,只能借住在鄰居家,徐中一被抓前,正在加緊蓋新房。

▲徐中一的舊房被洪水衝垮,現在正準備蓋新房。

小令村村委會主任徐文俊告訴紅星新聞,當年徐中一剛回到村裡時,大家都知道他犯過錯判過刑,但所有人、包括村幹部都以為他是刑滿釋放回家的,「最近我們看報道,才知道他被判了15年,沒服完刑就逃了。"

徐中一外出打工前母親就已過世,回到小令村時,父親也不在人世。他有一個姐姐外嫁,妻子知道他坐牢后,也離他而去。逃回村子的徐中一舉目無親,獨自一人住在父母留下的老房子里。

徐文俊說,徐中一沒有什麼文化,但是很老實,脾氣有個性。他剛回來時年紀不算大,但因有過坐牢的經歷,介紹的對象都吹了,「他可能是因為判過刑的原因,更老實,更不說話,很沉默。"

村裡的老幹部見徐中一老實又可憐,於是將村裡一個50畝的集體林場給他承包,承包期限為20年。

集體林場距離中心村約3公里,如今被雜草覆蓋。徐中一這一干就是20年,這20年中,他多住在林場,極少回村子。

村幹部出於關懷,還促使徐中一和村裡一個女人結合生下一子徐小喬(化名)。徐小喬告訴紅星新聞,小時候他去父親的林場,父親常帶他摘楊梅,「我的印象里,他就是一個慈眉善目的長輩,從沒有一句重話。"

徐文俊說,上世紀九十年代,村裡的幹部看他挺實幹,不但幫他落實了戶籍,還給他分了田地。20年林場租期期滿之後,徐中一又回到小令村,此後便一直埋頭務農。

青陽縣是著名的「華僑之鄉",村民多在海外打拚,小令村也不例外,徐文俊介紹,最近的一次普查顯示,目前該村有1900人在海外37個國家生活、工作。

徐文俊說,人口外遷留下大量的土地,荒地沒人種,但徐中一很勤快,一個人種了十餘畝水稻、數畝旱地,逐漸成了村裡的產糧大戶。

「他每天都在外頭勞動"

不出遠門,幾乎不參加村集體活動

緊鄰徐中一舊房右側處,臨小令河建有一溜供村民避雨乘涼的長凳和靠欄,幾十年來,徐中一最喜歡做的事,就是一個人在這裡悶坐。

▲徐中一沉默寡言,平常喜歡在這裡悶坐。

去年那場颱風帶來的豪雨,將這裡的欄杆衝垮了,徐中一親自動手修了新欄杆。

村裡人發現,徐中一回來后,再沒有出過遠門,縣城幾乎不去,「鎮上趕集有時候會去,但很少,有事才去。"徐文俊說。

村裡有一月一次的黨員活動日,這一天要進行一場全村大掃除,對這個活動,徐中一都很配合,但除此之外,徐中一基本不參加村裡的其它集體事務。

徐中一偶爾會到村裡的公共場合坐坐,可當地文化部門免費放的電影電視,他卻很少看。

他不串門,也鮮有村民去他家。僑眷和其他志願者在三八婦女節、勞動節、國慶節等重大節日舉行的活動,他一律不參加。由於他不是村民代表,開會等場合,自然也見不到他的人影。

「他是老實人。"村民劉碎同說,徐中一會和他聊天,但說的都是家庭的事、種地的事。「只要天氣好,他很早就出門,他每天都在外頭勞動。"

徐小喬說,父親的確沉默寡言,他們父子倆的交流話題,多限於生活上的事,比如什麼樣的東西不能吃等。

徐文俊介紹,小令村雖是貧困村,但治安很好,村裡人和諧相處,極少有矛盾糾紛,在這種整體氛圍下,大家都不覺得徐中一是個壞人。

徐中一被抓以後,外界傳言說,是小令村村裡人內部舉報,「但我們了解過,沒有人舉報他。" 徐文俊說,是現代的科技手段,一下子就把徐中一找到了。

抓他是對死者的交代

「後悔、害怕,回來一直活得小心謹慎"

徐中一今年76歲了,青田縣警方提供的抓捕畫面顯示,徐中一身材消瘦,滿頭銀髮。熟悉他的村民描述,徐中一的眼神也渾濁了。

村委會主任徐文俊說,徐中一有胃病。徐中一的兒子徐小喬則說,父親的肝部出了問題,一直在吃藥。

8月2日,小令村一女性村民在家中樓上看到了徐中一被帶走的場景。彼時徐中一頭戴著草帽,被兩個人一左一右攙扶著,進了一輛黑色轎車。「我當時以為他又要出門幹活了,晚上才知道他是被便衣警察帶走了。我心想,這麼一個老實人,能犯什麼事?"

▲徐中一(中)被警方抓獲。(青田縣公安局供圖)

葉文藝告訴紅星新聞,徐中一向他們說,1985年回到村裡以後,因自己的特殊身份,他一直安分守己,活得小心謹慎,「他後悔、害怕,被我們抓住以後,他再三強調說,在逃跑的44年裡,絕對沒有再做過一件違法犯罪的事。"

青田縣警方稱,抓了這樣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的確令人唏噓感嘆,但法不容情,只有抓他,才是對死者最好的交待。

徐小喬說,他正打算申請法律援助,「父親犯了錯,但現在他是老人了,希望司法機關能給予相應考量。"

10日上午,清流監獄辦公室回復紅星新聞稱,徐中一剛剛抓獲,目前仍在押解過程中,對他的處理,清流監獄正在開會研究,「接下來將會按程序辦。"清流監獄始建於1952年,前身為福建省公安廳直屬新墾場,1994年9月改稱現名,是福建省最早成立的監獄之一。

雲南三儀律師事務所主任黃建軍介紹,法律上對徐中一這種被重新抓獲的脫逃罪犯的處理,首先是將原來判決的刑期執行完畢,之後再根據其新犯的脫逃罪來定罪量刑。

過去44年裡,徐中一的表現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良民",如今他身體年邁,對其刑罰是否可以監外執行呢?

「除非他有嚴重的疾病,否則沒有監外執行的理由。"黃建軍說。(文中徐忠一、徐中一均為化名)

紅星新聞記者丨劉木木 實習生 濮文卓 李桂蓉

編輯 朱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