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網貸天眼獨家:銀監會盯上聯合放貸?互金無牌照時代或終結

網貸天眼獨家:銀監會盯上聯合放貸?互金無牌照時代或終結

據網貸天眼獨家消息,近日,互聯網金融市場因一份流傳的針對聯合放貸機構的監管意見稿而再掀波瀾。

據媒體報道,銀監會日前下發了《關於就聯合貸款模式徵求意見的通知》(下稱《通知》),就互聯網貸款模式提出了准入資質以及風控要求。通知對聯合貸款機構資質提出了明確要求:限定於「經銀監會批准設立,持有金融牌照並獲准經營貸款的銀行業金融機構」。而在金融圈內,這一規定雖被認為是針對與銀行等金融機構合作的聯合貸款機構,但亦有不少人士認為,互金領域無牌經營、泛濫成災的助貸機構可能也走到了盡頭。

網貸天眼從權威人士處獲悉,「目前《通知》未正式下發,仍處於業內小範圍徵求意見階段。但可預見,未來互金機構與傳統金融進行聯合放貸業務,場景、客戶、數據、資金和金融科技等缺一不可,單一業態企業將無力參與競爭,並將預示著無監管、不規範時代的終結。」

互金助貸模式受到衝擊

《通知》指出,聯合貸款的合作機構是指貸款人在進行互聯網貸款過程中,與貸款人在聯合貸款、客戶營銷、風險分擔、風險數據等方面提供支持和進行合作的各類機構。

業內人士認為,《通知》雖只提到了「聯合放貸」的概念,而非「助貸」,但實際上聯合放貸在很多場景下也包含了助貸的概念。該通知指出,「聯合貸款」的主要環節之一為「由銀行和合作機構通過書面協議,確定雙方出資比例、合作規模和合作期限等。」顯然,合作機構既包括已有牌照的互聯網銀行、消費金融公司以及網路小貸公司,也包括尚未取得牌照的消費金融公司、現金貸平台及各種金融科技公司。

規避風險,「不碰資金池」,是消金企業開展助貸模式的初衷。但時間一久,助貸模式成了消費金融行業中的主流放貸模式。

壹寶貸總經理羅浩傑認為,如果該政策落地,對不少公司的業務將造成極大衝擊,直接堵死了不少互金公司與銀行的合作,等於把這兩年飛速發展的部分助貸業務模式直接否定了。

據網貸天眼了解,在核心大數據風控能力的推動下,國內的互金產業迎來了第二波高峰,僅現金貸公司過去幾年就湧現出上千家,但絕大部分都無牌照經營。在業務模式上,助貸機構往往與傳統金融機構合作開展放貸業務,提供導流、面簽、風險審核與消費貸款定價、貸后管理等其中或全部環節。

據艾瑞諮詢最新發布的《2017消費金融洞察報告》顯示,在過去的短短4年裡,互聯網消費金融的交易規模從60億猛增到4367.1億。另外,消費金融市場規模總量正在從目前的20萬億左右逐步增長到2020年的40萬億左右。消費金融市場的前景為互聯網化的個人信用貸款和分期提供了很好的切入點。

互金類平台的消費金融業務增長,得益於其優勢的用戶和線上服務場景,以及通過特定的場景和服務入口積累的海量用戶信用數據。從2016年開始,以個人信貸端產品場景為核心的互金模式進入快速發展的通道,包括阿里借唄、微眾銀行微粒貸、京東白條、招聯好期貸、51信用卡人品貸、宜人貸等產品,都開始逐步進入了百億甚至是千億的規模,並開始穩定自身的技術風控和產品業務盈利能力。

據網貸天眼了解,為了使資金來源多元化,助貸機構還不斷嘗試ABS融資渠道。當下除螞蟻金服、京東金融等互金領頭羊頻頻活躍在ABS市場,中騰信、買單俠、美利金融等機構也先後成功發行多次消費金融ABS。

金融牌照將「奇貨可居」

《通知》指出,聯合貸款合作機構的准入條件為:「經銀監會批准設立,持有金融牌照並獲准經營貸款業務的銀行業金融機構。」

據網貸天眼數據統計顯示,目前持有消費金融牌照的僅有26家,其中2家尚在籌備中;網路小貸牌照目前全國共核准了180家,其中166家已完成工商登記,14家尚未辦理工商登記。

「此次監管意圖十分清晰,將風險控制在銀行體系內,避免銀行體系外的風險傳導進來。此舉將旨在提高銀行與助貸機構的合作門檻。」一名地方監管人士告訴網貸天眼相關人士。而北京一家與多家銀行開展助貸業務的互金平台負責人則認為,儘管聯合貸款並非限制其目前的業務,但他們擔憂在於未來的趨勢性發展,目前該公司已正努力申請各類牌照。

網貸天眼從銀監會官網發現,監管層發放的消費金融牌照中,大多數為商業銀行控股或參股。除了蘇寧消費金融和馬上消費金融,分別為本土的產業資本蘇寧雲商和重慶百貨控股,南京銀行和重慶銀行僅以參股形式,其餘多數以銀行控股為主。

而業內人士一致認為,銀行系涉足消費金融領域的目的主要是完善自身消費信貸層次建設,擴大市場份額。

網路小貸牌照企業的情況則處於優勢地位。當前由於網路小貸能突破區域限制,通過互聯網向全國發放貸款,因此近兩年變得日益搶手。

在重慶,互聯網小貸公司發起人匯聚了阿里巴巴、京東、樂視、小米、百度、海爾等諸多知名企業;而萬達集團、騰訊財付通等也都成立了互聯網小貸公司。目前,京東白條、阿里花唄、百度有錢花等產品的放貸資質,均由其相應的互聯網小貸公司承擔。

據網貸天眼了解,隨著當前監管趨嚴,網路小貸准入門檻不斷抬高。據最新出台的政策顯示,雲南、湖南、河南三省都規定網貸小貸企業註冊資本不低於3億元,而江西省也將註冊資本下限由2億元提至5億元。

有業內人士認為,未來銀行、持牌消金公司等經過一行三會批准設立的機構,其放貸業務應不受影響。但對一般的互金企業來說,以後要和銀行等持牌機構合作會更難。

網貸天眼收到不少業內人士的擔憂「吐槽」:如若銀監會此次《通知》最終成為正式文件,那目前從事互聯網消費金融和現金貸的絕大多數公司或將關門和轉行。若從嚴執行的話,或許只有幾家民營互聯網銀行、26家持牌消費金融公司和180家網路小貸公司才具備放貸資格。這樣一來,隨著後面審批收緊,網路小貸牌照恐怕會「奇貨可居」,很有可能像近幾年的第三方支付牌照一樣,出現一個價格畸高的牌照交易黑市。

「互金牌照制時代到來」

有業內多方人士表示,該通知也預示著互金機構與傳統金融的聯合放貸業務,或將結束無監管和不規範的時代。

網友雲淡風輕發帖表示,長遠來看嚴格監管將有利於行業的發展,但現階段的監管政策會讓很多網貸小公司陷入被動局面。

與此同時,也有業內人士表示外界存在誤讀。「此次徵求意見稿其實規範的是聯合放貸,聯合放貸和助貸是兩個概念。此次主要是針對聯合放貸,主要是對銀行和具有放貸資格的另一家金融機構的合作模式規範。」蘇寧金融專家薛洪言告訴網貸天眼相關人士。

但無論如何,當下現金貸平台都是典型的助貸機構,其沒有金融牌照,本身並不放貸,主要通過與銀行、信託等金融機構合作開展業務。放貸主體是持牌金融機構,而現金貸平台在貸款過程中提供導流、面簽、風險審核與消費貸款定價和貸后管理等服務。

由於過去兩年互金公司和銀行合作的聯合貸款發展快速,從而導致問題頻現。網貸天眼發現,「現金貸」近來各類負面新聞層出不窮。首先,放貸機構風控薄弱,容易受到借款欺詐,逾期率居高;其次,放貸機構暴力催收事件頻現,引發社會風險。因此,站在監管層的角度,擔憂風險最終傳導至銀行體系內,一定不能坐視「現金貸」帶來的金融系統性風險和社會風險。

針對該項突入其來的監管舉措,互聯網金融的各界人士表示了擔憂,因為該領域存在著數千家機構有著和聯合貸款模式相近的助貸服務模式。

網貸專家陳雲峰告訴網貸天眼,網貸企業應該夯實自身的業務實力。首先,應完善數據安全、技術安全和大數據金融科技等領域的風控建設;其次,要找準定位,抵禦差異化競爭;再者,要積極尋找除銀行以外的其他放貸資質主體合作。

薛洪言也認為,當前互聯網金融行業發展已步入下半場,巨頭之戰模式將開啟。場景、客戶、數據、資金、金融科技等缺一不可,單一業態企業已無力參與競爭。未來伴隨著監管的趨勢收緊,金融創新」將逐步轉向「金融合規」。

網貸天眼綜合各方人士觀點認為,提高助貸機構門檻確實十分重要。未來監管可能會提高助貸或聯合貸款機構與金融機構合作的門檻。而相關企業也很有可能會通過申請更多的金融牌照、類金融牌照來應對監管新的政策動向。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