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養殖:藏羚羊的新災難?

養殖:藏羚羊的新災難?

原標題:養殖:藏羚羊的新災難?

有消息說,在遙遠的可可西里,有人要開始藏羚羊的圍欄養殖並將出售種羊。

台灣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徐仁修先生聽到這個消息深感震驚:「這些人看到藏羚羊就像看到一大堆金錢!這是要加快藏羚羊的滅亡啊!」

藏羚羊是世界上最瀕危的動物之一,僅僅在的青藏高原上有野生種群。由於它們的絨毛可以製成精美絕倫、絕世無雙的披肩,一條就能賣到數千英鎊,因而這些本來生性頑強、馳騁雪域高原的生靈,幾十年的功夫竟瀕臨絕境了。

國家在藏羚羊世世代代生活的遼闊高原上建起了保護區,是為了保護住它們能夠繁衍生息的領地,打擊猖狂的盜獵分子。與此同時,在全世界、特別是藏羚羊絨披肩曾經流行一時的倫敦、巴黎,時裝設計大師們、著名模特們、政府高官和環保人士們都起來抵制銷售和利用藏羚羊絨。民眾、海外華人紛紛為拯救藏羚羊捐款,營救藏羚羊的國際會議開了一個又一個……然而所有努力可能被人工養殖一招棋毀掉。

「藏羚羊只能生活在大自然的環境中,為什麼要養殖它們呢?當然是為了錢!還是惦記著它們的皮毛,要用它們的皮毛做披肩。由此帶來的災難性的後果就是你無法分清哪條披肩是野生藏羚羊的,哪條是人工養殖的!」徐仁修先生的憂慮不是憑空而來。這也是為什麼冷凍封存了十幾年(人工繁育后老死病死)的70多隻老虎,到今天誰也不能賣的道理。在非洲,從盜獵者手中繳獲到的犀牛角和象牙都要焚毀,也是這個道理。全世界能夠形成這一共識,正是因為人們不得不接受嚴酷的事實:一旦這些瀕危動物具有了可利用的經濟價值,對它們的保護就成了無稽之談。

我問徐先生:「有人拿美國養育短吻鱷的例子來說明人工控制瀕危物種,並繁衍成功的可能性,這又怎麼看?」

徐先生斷然說:「一條鱷魚一次可以生50隻到100隻蛋,而且美國是在全面保護好的野生環境下大量促成鱷魚的繁殖的。在美國,國民的法律意識和整個國家的法律環境比我們完善,即使有了很多鱷魚或其他野生動物,也幾乎沒有盜獵的問題出現。」

他進一步說:「這裡還有一個人與自然生態、與野生動物的關係沒搞對頭的問題。對大自然,很多人還是只想到直接利用―――有森林就要砍木材,把自然環境中的各種存在只看成資源,只有短期目標的利用,而沒有從長遠的生態學意義上、從各種物種的存在對地球與人類的意義上來考慮。森林的價值不僅是木材或造紙,它們生長在那裡,對人類、對各種物種的存在有更重大的意義。藏羚羊的價值不只在它的皮毛,它還是其他動物食物鏈中的一環。每一個物種的滅絕都可能導致其他生物的災難,如果不再遏止這種滅絕,大自然會崩潰的。」

很久以來,人類都是從經濟學的角度看世界,把不能變成錢的東西視為「荒野」「荒地」「荒山」,並由此作出了很多現在看來非常愚蠢的事情。

徐先生接著解釋說,把藏羚羊圈起來,拿飼料喂它,它的基因會不會發生什麼改變,它很可能不再等同於野生藏羚羊的種群;同時青藏高原上其他的生物、大大小小的動物的生活鏈條,又會因此發生什麼變化,我們無法了解。他說,最讓人擔心的是會出現怎樣的生態災難。有些曾經吃人的野生動物竟然在人的手下滅絕了,而它們的滅絕並非因為它們吃人,卻在於它們的經濟價值!對這些可憐的生活在遠離人群的海拔4000多米高原上的藏羚羊,希望人們給它們更多寬容,不要再盯著它們的經濟價值,而將其逼至死地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