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為什麼我能放心把孩子交給保姆?

為什麼我能放心把孩子交給保姆?

(Miya 作品)

6月22日,杭州發生保姆縱火案,莫某晶的一把火使僱主家母子四人殞命。這件事過去一周,議論卻未曾平息,這把大火燒掉的,還有許多人對保姆的信任。

一夜之間,保姆似乎成了高危行業。其實,雇傭保姆照料家事和孩子,在很多城市家庭里已經成了常態。我們在北京、上海和杭州採訪了8個家庭的女主人,和她們聊了聊保姆這件事。

老人來不了,保姆上

孩子出生后,老人因為各種原因不能來幫忙,請保姆就成了唯一的選擇,我們採訪的這8個家庭大多是在月嫂離開后著手請保姆,其中有兩戶人家,直接把月嫂留下來成了保姆。

葉紫家的保姆就是如此,月嫂在她家一待就是5年,薪水一直按照月嫂時的標準:7000元。而黎紅在坐月子時以14000元的高薪請了一位月嫂,滿月後接受邀請留下來當住家保姆,薪水砍到7000元,除了這兩位,我們這次採訪到的普通保姆薪水都在5000-6000元左右,這也代表了一二線城市保姆的中等行情(還有一位印尼保姆月薪8000元)。

對於大部分家庭來說,無論是從經濟上還是情感上考慮,請老人來幫忙帶孩子仍是首選,請保姆是出於不得已,但是也有一些媽媽想得不一樣。「我是把我媽趕回家的。」韓林說,孩子3個月大時她請了保姆,讓一直幫忙的外婆回家,「一方面非常擔心她的身體吃不消、又覺得即使是自己媽媽都避免不了瑣碎的衝突,乾脆還是上保姆吧。」

去了她家,才放心請回自己家

決定要請保姆了,找熟人推薦是大家首先想到的,不過,按照一個媽媽的話說:發個朋友圈問誰家有靠譜保姆,下面一堆留言都是,誰有靠譜的還不趕緊自家留著啊!

大部分家庭還是通過中介公司和勞動市場的渠道請的保姆,和中介公司一次性結清介紹費后,保姆只能提供身份證複印件,就連健康證都不是標配。

很多媽媽聊到當初挑選保姆時,只能問問有沒有照顧孩子的經驗、看看保姆自己收拾得干不幹凈,或者就是說不清道不明的「眼緣」。

「當時問了阿姨前一個僱主的情況,聽說是從出生照顧到孩子三歲上幼稚園了才走的,覺得應該是靠譜的。」韓林說,現在想想也就是碰運氣,其實當時應該跟阿姨要一個前僱主的電話問問。

相比之下,劉靜的做法就比較拼了。她是浙江人,聽說衢州出好保姆,當時是從上海趕去當地,通過中介找到阿姨後去她家看了看,知道她家在哪、老公孩子幹嘛的,才放心領回家。

還有的家庭因為「不放心」,選擇了外籍保姆。北京的Linda就是千方百計託人從境外請回來的一位印尼保姆,雖然中介費不菲,但是對方經過非常正規嚴格的培訓,而且一來就上交了自己的護照和手機,這給了Linda極大的安全感。

裝個監控還是用人不疑?

保姆到來后,一個家庭如何接納這個外來人,從陌生到信任的過程到底要經歷什麼?Linda更相信嚴格的職業訓練出來的規範,她提到,有一次全家去海南旅遊,留下保姆看家,後來從攝像頭(為了防盜裝的,不是監控保姆)里看到,那幾日阿姨的生活異常規律,每日除了打掃衛生就是看看電視,而且居然連家裡的沙發都不坐,就只坐沙發邊上的小凳子。

更多的家庭要經過反覆的試探和磨合。

「最初阿姨抱孩子下樓玩,我們還遠遠跟著。」

「會偷偷問小區里的鄰居,阿姨在外面帶孩子的時候怎麼樣?」

「家裡是密碼鎖,一開始我媽都有點不放心把密碼告訴阿姨,過了大概一個星期才說的。」

……

我們也採訪了業內人士,發現這樣的試探是常態。杭州一家政公司的負責人說,他會建議僱主(很多人也是這麼做的)在試用期做個誠信測試,今天在沙發下放個5元,明天在茶几上放個10元,並用能顯示照片拍攝日期的手機拍照。如果發現錢被保姆拿走了,最好找個借口辭退。

這位負責人也提到,上崗前,可以先問保姆要她家人的、以前僱主的、朋友的電話,一一打電話過去問她的情況,對她的家庭、工作態度和人際關係做一個比較全面的了解。如果實在不放心,可以委託專門的背調公司,由中介和背調公司簽訂合同來進行調查受理。背調公司調查範圍包括基礎信息,如身份證、學歷學位、犯罪信息、甚至是否企業法人、股東,還有工作履歷和工作表現。

不過,在這個問題上,劉靜顯示出了她獨特的智慧。「如果不放心就不要找,找了就要完全地信任。」劉靜說,在她家,保姆一來就是24小時和孩子在一起,她也很反對裝監控,因為她相信,「你的不信任傳遞給阿姨的肯定是負面影響。」

保姆,僱員,親戚,還是家人?

堅持「用人不疑」的劉靜看來,請保姆絕不是簡單的雇傭關係,就應該當成家人來看待。她也確實是這樣做的:家裡最好的房間是給阿姨帶孩子住的,出國玩帶著阿姨,家裡吃燕窩會有阿姨一份,各種待遇都是一視同仁。

保姆在一套房子里和主人同吃同住,和家人一樣親密是無法避免的。對於保姆,大多數家庭會給予足夠的尊重和善意——哪怕一開始是為了孩子,到最後,很多女主人和保姆都會發展出超越雇傭關係的感情。

「我兒子小時候非常難帶,經常要一兩個小時抱在手上,家裡只有我和阿姨,有相依為命的感覺;孩子生病,也都是她陪著我去醫院,孩子掛點滴哭鬧,就是我們兩輪流抱孩子哄孩子。」韓林說,她一直很感激阿姨陪她熬過艱苦歲月,也真的相處出了一種「家人般」的感覺。有一次,阿姨腰疼,韓林帶她去醫院,醫生還問,「這是你媽還是你婆婆?」

其實,我們採訪的很多女主人都提到,在孩子面前,會更多地把保姆定位為來幫忙的親戚。何平說她會告訴孩子,「阿姨是來給媽媽幫忙的,媽媽也感謝阿姨的付出,所以你自己能做的事都要自己做。」阿姨有午睡的習慣,她午睡時,家裡人也都會輕手輕腳,防止吵到她。

煩惱升級:多個娃,多個保姆

只是,這種「家人般」的感覺並不容易持久。和這些溫情脈脈的時刻相比,家庭生活里總是充斥著細碎的衝突矛盾,最突出的就是老人和保姆之間,在生活習慣和觀念上的衝突。

「其實我挺喜歡那個阿姨的,做事利落。」渡渡說,女兒還小的時候,因為怕外婆一個人忙不過來,她找了個保姆幫忙,結果外婆受不了了,「這個阿姨比我們都講究,她不吃剩菜的,每頓還得專門給她再弄個菜。」

黎紅的媽媽則向她投訴:阿姨每天洗頭洗澡敷面膜就要花掉一個小時,瞎講究、不管孩子。在黎紅看來,阿姨也有愛美愛乾淨的權利,老人卻覺得是「白花錢了」。

還有更升級的,是兩個阿姨之間的矛盾,發生在一些二胎家庭里。陳月家原來有個阿姨,她生二胎時又請了個月嫂幫忙,結果阿姨看不慣月嫂的做派,一直說月嫂壞話直到吵得不可開交。「不過,月嫂畢竟幹了一個月就走了。」陳月說,小區里有個雙胞胎家庭,媽媽去國外工作,爸爸請了兩個保姆,一人帶一個,結果這兩個保姆間爭風吃醋、互相不服地鬧矛盾,成了每天小區門口廣場上的熱門話題。

保姆也要籠絡討好?

生活一地雞毛,讓很多女主人深刻意識到好保姆難找、換保姆折騰,這讓也主人和保姆的關係經常陷入一種奇怪的狀態:既要管理好保姆,又要籠絡討好保姆。紅包、禮物、帶著出門旅遊,這些在很多家庭里都會有,但是最重要的還是溝通方式。

「其實阿姨再好,也會有摩擦。」葉紫說,她家保姆用了5年,是我們採訪到的雇傭時間最長的一個家庭。其實她家的阿姨自尊心特彆強,比如,她要說「枕頭好像有股霉味」,阿姨就會跳起來說「哪裡有霉味?不是家裡發出來的」,這就是指責她工作沒盡責似的,要立馬「撇清責任」,幾次摩擦好像都是因為這種問題。

後來她意識到這個問題,在每次指出這樣的事情后,都會添一句:「這是正常的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要我們這樣這樣處理好就行了。」阿姨的情緒就會平復很多。

邊界感:自己的生活要自己掌控

「阿姨進門時我就說,你比我年長,懂得可能比我多,但是我的娃,我負責。這個邊界一定要有。」葉紫說,她能留阿姨這麼多年,大概也是因為能守住這個邊界感,她很珍惜這個保姆,但是又提醒自己要時刻牢記,再好的保姆,也畢竟不是「親人」。

好幾個媽媽都提到,要理順和阿姨的關係,首先要有自己掌控生活的能力,「家是你的,孩子是你的,不是保姆的。你隨時都要有,保姆無論什麼時候走,都能把家撐住的能力和底氣,這樣,你和保姆相處起來就會輕鬆許多。」何平這樣說。

辭退保姆:堅決迅速肯吃虧

最後我們還和這些媽媽聊了聊,辭退保姆的時候怎麼處理。

阿姨帶1歲多的孩子在小區玩,孩子在滑滑梯上,阿姨在邊上長椅躺下睡著了。渡渡下班回來看到這一幕,決定辭退這個阿姨。

「我說阿姨你幹得很好,我們很感謝,不過我們家親戚明天過來幫忙了,家裡也住不下。」因為保姆的老公也在這個城市打工,所以渡渡請她當天就走,阿姨開始哭鬧自己的損失,要求多留幾天,渡渡多給了阿姨半個月的工資,客客氣氣地請她離開了。

「這個虧一定要吃,我不可能去指責她哪裡做得不好,因為她知道我家門戶、可以帶走我的孩子,我肯定會有忌憚。」渡渡說,後來她想想,如果阿姨在這個城市裡沒有地方投奔,她也寧願花錢訂個快捷酒店,一旦決定辭退保姆,就一定要迅速處理好,不要過夜。

生活並不容易,最重要的還是要有主導它的智慧和勇氣——和這些媽媽聊完,最深刻的感受是劉靜的一句話,「很多人的問題就出在,既表現得離不開阿姨,又對阿姨不夠仁慈」,和阿姨相處是門學問,既要給予足夠的尊重和善意、也要守住自己的邊界。其實,我們採訪的大部分家庭,都遇到了淳樸勤勞、善待孩子的保姆,她們也都有自己的家和孩子,有真誠的情感和付出,祝福大家,都能與生活和解。

年糕媽媽編輯團隊採訪撰寫

(文中媽媽皆為化名)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