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軍師聯盟》下半部會有哪些內容?讓我們先睹為快!|文史宴

《軍師聯盟》下半部會有哪些內容?讓我們先睹為快!|文史宴

吾乃昊天|文

《軍師聯盟》上半部已經播完,該劇雖然存在各種問題,但可以說部分的符合當時的歷史精神,是近年來難得一見的良心古裝劇。下半部在明年年初開播,主要會有哪些內容和看點?我們來為大家預告一下。

請輸入標題 bcdef

司馬懿奪權——國祚將移

1

近來電視劇《軍師聯盟》的熱播,讓三國歷史再度成為關注焦點。和以往三國題材電視劇不同的是,《軍師聯盟》以晉宣帝司馬懿的發跡史為主線,再現了這位三國亂世的最後贏家波瀾壯闊的一生。


在《三國演義》裡面,司馬懿主要幹了兩件事:

一是在諸葛亮六齣祁山時與其鬥智斗勇,雖說不止一次被蜀軍打敗,甚至險些命喪火海,但最後好歹還是在五丈原熬死了諸葛亮,讓他收復中原,匡扶漢室的雄心壯志化為泡影;

諸葛亮登場

二是在曹操的孫子——魏明帝曹叡死後發動兵變(此次兵變史稱為「正始之變」或「高平陵事變」)誅殺大將軍曹爽等宗室把持了魏國的軍政大權,為其孫司馬炎代魏滅吳奠定基礎。


由於《三國演義》以劉備集團為敘事主線的局限性,對於司馬懿兵變奪權後魏國內部發生的權力鬥爭一帶而過,兵變之後司馬氏父子就牢牢地掌控了曹魏的軍政大權,直至司馬炎登基稱帝,一統三國。

事實上,高平陵事變的確讓司馬懿奪得了魏國的兵權,但還沒有到足以代魏稱帝的地步。司馬氏代魏立晉,是在高平陵事變后,歷經司馬懿、司馬師、司馬昭父子三人的經營,在晉武帝司馬炎手中最終完成的。

淮南三叛——魏國的反擊

2

在此期間,忠於曹魏皇族的勢力也並未坐以待斃,他們先後策動了三次軍事反抗,意圖挽救危在旦夕的曹氏江山。

因為三次舉事的地點都位於淮南的軍事重鎮壽春,故而史書上稱之為「淮南三叛」。

為什麼是淮南?

各位回顧一下《三國演義》的情節便不難發現,司馬懿在奪權前一直在和諸葛孔明鬥法,也就是說,在魏國的軍事部署中,司馬懿負責的是對蜀漢政權的作戰,而在當時吳蜀聯合抗魏的國際形勢下,魏國不得不面對東西兩線作戰。

既然司馬懿已經成為西線對蜀漢作戰的最高軍事統帥,那麼東線對孫吳政權的戰爭,則由司馬懿派系之外的將領來指揮。換言之,淮南地區是司馬氏力量的薄弱所在,鎮守此地的將領大多是曹魏的保皇黨,成為反抗司馬氏的大本營。

王凌之亂

高平陵事變后,司馬懿以謀反罪名誅殺曹爽三族。此後不久,鎮守壽春的大將王凌被晉陞為太尉,位列三公。

劉德華替身飾演曹爽


王凌,字彥雲,太原人士,說起他的家世,絕對的名門望族,別的不說,他的伯父正是那位用美人計除掉了董卓的王允王司徒。王允被董卓部將李傕、郭汜殺害后,他逃回老家,後來應曹操的徵辟入相府為官,在魏國同孫權的幾次大戰中立下軍功,受封南鄉侯。


王凌早已官居三公之一的司空,足以與司馬懿分庭抗禮,曹爽敗了以後又晉陞為太尉。王太尉和他那位伯父一樣,鐵了心要當舊朝皇帝的忠臣。眼見司馬懿權勢日盛,魏帝曹芳大權旁落,王凌與外甥令狐愚密謀,另立曹操之子楚王曹彪為帝。


嘉平三年,孫權下令封鎖塗水,王凌以此為由,奏請朝廷出兵伐吳,意圖乘機興兵討伐司馬懿。

因出兵的請求遲遲沒有得到回復,情急之下,王凌派人把計劃告知兗州刺史黃華,希望能得到援助。可惜王凌所託非人,他派去的使者楊弘和黃華一起向朝廷告密,司馬懿遂親率大軍問罪。

自知不是司馬懿的對手,王凌不戰而降,在押赴洛陽的途中自盡,司馬懿下令誅滅王凌、令狐愚三族,屍首示眾以儆效尤,王凌等人意欲擁立的楚王曹彪也受牽連賜死。

剿滅王凌是司馬懿生命中最後一次率軍出征,同年六月,司馬懿病重,夢見王凌的鬼魂索命,年逾古稀的司馬懿在病痛和噩夢中去世。次年,司馬懿長子司馬師(晉景帝)被魏帝加封為大將軍,總領魏國朝政。

文欽、毌丘儉之亂

正元元年,又一次「衣帶血詔」在皇宮中上演,和當年的漢獻帝劉協一樣,年輕氣盛的魏帝曹芳不滿司馬師專權,與岳父光祿大夫張緝,中書令李豐,太常夏侯玄等人密謀罷黜司馬兄弟,代以夏侯玄為大將軍。

成年版曹睿

計劃中途敗露,李豐、夏侯玄、張緝皆被處死,張緝之女張皇后也被迫自盡。朝中曹氏、夏侯氏親族和他們的支持者多被肅清。而曹芳的命運比漢獻帝更為悲慘,事後不久,司馬師以郭太后(不是郭照)的名義把他趕下了皇位,改立東海定王曹霖之子曹髦為皇帝。


司馬師剷除異己的專橫行徑激起了揚州刺史文欽的不滿。正元二年,文欽聯合東吳,舉兵討伐司馬師,鎮東將軍毌丘儉率部響應,兵進項城。

司馬師親自帶兵迎敵,文欽手下的將士家小多在北方,無心戀戰,東吳的援軍又遲遲未能趕到,叛亂很快被平息。毌丘儉死於亂軍之中,文欽逃亡到了東吳,二人留在魏國的族人全部被殺。


出征之前司馬師患上了眼瘤,眼睛經常流膿,平叛過程中文欽之子文鴦率兵襲營,司馬師驚嚇過度,竟然致使眼珠從眼眶中震了出來。

文欽兵敗后,司馬師因眼部過於疼痛死於許昌。其弟司馬昭(晉文帝)迫使魏帝加封自己為大將軍、侍中、都督中外諸軍、錄尚書事、輔政,次年又進為大都督、高都公,把持魏國軍政大權。

諸葛誕之亂

司馬昭掌權后不久,曾經跟隨司馬師平定文欽、毌丘儉之亂的征東大將軍諸葛誕又一次在壽春舉起了叛旗,並派兒子到為質以求救兵。

司馬師、司馬昭兄弟應該會加戲


要問曾為司馬師立下大功的諸葛誕為什麼要造司馬昭的反,據說是因為他與之前被誅殺的宗親夏侯玄交情頗深,又看到王凌、文欽先後覆滅,惶恐不安,暗中收買人心,訓練死士被司馬昭發現了,這才被迫起兵的。

順帶一提,那位與諸葛誕交情不淺的夏侯玄,就是司馬師原配夫人夏侯徽的哥哥。

為了打敗這位身經百戰的老將,司馬昭從各地調集了二十六萬大軍,將壽春團團包圍,同時分兵抵抗東吳援軍。

泰山太守胡烈派兵燒光了吳軍的糧草,迫使其班師回朝,孤立無援的諸葛誕在死守壽春數月後,彈盡糧絕,兵敗伏誅。同在城內的吳將於詮戰死,餘眾皆降。淮南三叛就此全部以失敗告終。


連續三次軍事反抗失敗,魏國內部忠於曹氏的武裝力量土崩瓦解,魏境內的士大夫轉而擁戴司馬昭,建國僅僅數十年,曹魏政權徹底落入了司馬氏之手。

代魏立晉——再受禪依樣畫葫蘆

3

甘露五年,眼見朝政大權完全落入司馬昭手中,傀儡皇帝曹髦發動了一次毫無意義的垂死掙扎,和前任皇帝曹芳相比,曹髦的反抗顯得那麼的魯莽,可憐和衝動——他集合了宮中的侍衛和太監,拿起兵器沖向司馬昭府。


曹髦永遠不會知道,在他走出宮門的下一秒,他最親信的近臣王沈、王經就向司馬昭告知了事變的消息。皇宮門口,在司馬昭心腹謀士賈充的命令下,武士成濟拔劍刺入了曹髦的胸口。曹魏皇室對司馬氏的最後一次反撲,就這樣可笑的結束了。


曹髦死後,司馬昭誅滅成濟滿門,立燕王之子曹奐為皇帝。


國內反對勢力被剷除后,司馬昭乘勝發動了吞併蜀漢的戰爭。趁蜀軍主力與鍾會對峙於劍閣之際,鄧艾以奇兵偷渡陰平,直搗成都,後主劉禪出城獻降,姜維聞訊后投降鍾會,蜀漢遂亡。司馬昭挾滅蜀之功,進位晉王,加九錫。

鄧艾的存在感應該會增加


蜀漢滅亡后的第二年,司馬昭病逝,長子司馬炎即晉王位,曹魏政權開始進入倒計時。


咸熙二年,就在司馬昭去世短短四個月後,司馬炎迫使魏國末代皇帝曹奐退位,即皇帝位,改國號晉,完成了司馬代魏的最後一步。

貴族社會的來臨——兩晉南北朝

4

司馬炎稱帝十五年後,晉軍揮師南下,攻滅東吳。結束了東漢末年以來群雄逐鹿的亂世。


於後世而言,司馬氏取代曹魏,絕不僅僅只是一次簡單的改朝換代,它對歷史的影響和意義,甚至超過了司馬炎統一三國。

三分歸晉

首先是士族門閥的崛起,司馬氏在出仕過程中從豪族逐漸上升為士族,其政治盟友陳群和門生鍾會等也是名門望族出身,司馬氏父子在執政期間,也大多提拔士族出身者為官。

說白了,司馬氏代表的正是士族門閥的利益,所以司馬炎代魏稱帝的實質,是士族戰勝了曹魏軍事貴族集團,奪取了國家政權。起於東漢,興於三國的士族政治,迎來了前所未有的黃金時代。

終兩晉之世,士族依靠九品中正的選官制度,壟斷國家的政治經濟命脈,皇帝淪為士族的利益代言人,這種狀況一直延續到南北朝。

隋代以後因戰亂和科舉制度的問世,士族門閥才開始衰落,經唐高宗廢王立武、完善科舉和武則天上台後的政治大清洗,皇權再度集中,士族一蹶不振,直到唐朝末年完全退出歷史舞台。

再有就是禪讓制的變質,比之曹丕篡漢,司馬代魏無疑要殘暴血腥的多,司馬師廢曹芳,司馬昭殺曹髦,就連後來晉明帝在聽說自己的先祖奪取天下的舊事後,都羞愧的用被子捂住臉。

更為惡劣的是,此舉開創了禪讓(或者說奪權)過程中誅殺前朝皇帝的先例(曹髦之死)。東晉之後的南朝開國皇帝在受禪后,無不盡誅前朝皇族以絕後患。致使南北朝宮廷鬥爭極其慘烈。

半個世紀來連續兩次禪讓也讓皇權的合法性受到質疑,秦漢以來世人奉若神明的皇權形象大打折扣,後世的野心家以此為范,加入了這場血腥的權力遊戲。

歡迎關注文史宴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