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獲投天使輪 前珍愛網PD做VR攝像機 助PGC團隊提升後期效率20倍

獲投天使輪 前珍愛網PD做VR攝像機 助PGC團隊提升後期效率20倍

◆ 跟斗雲VR創始人麥志華

文 | 鉛筆道 記者 郝陶銳

導語

「一旦信息的流動、展現方式發生改變,必然會帶來新一輪的產品變革。」這是十多年工作經歷告訴麥志華的道理。

期間,他從珍愛網產品總監,到媽媽網產品合伙人,經歷了互聯網由PC端向移動端轉型的全過程。

2015年年底,VR領域的火爆讓他收到了新時代即將到來的訊號。經過半年多的觀察、思考、驗證,他決定從視頻輸入端硬體切入VR領域。

於是,2016年6月,他創辦跟斗雲VR。今年3月,其第二代產品LoopOne全景攝像機(以下簡稱「LoopOne」)和全自動後期雲平台(以下簡稱「雲平台」)上線。前者用於拍攝4K全景視頻,並可作為手機配件使用;後者則可對上傳的VR視頻進行自動後期處理,效率較傳統方式提高20倍。

目前,LoopOne已完成量產準備,將於6月在京東以及海外眾籌網站推出產品眾籌活動,預計7月正式上線。此外,跟斗雲VR正與20多個5A級景區、近百個中小景區等B端客戶洽談合作方案。

注: 麥志華承諾文中數據無誤,為其真實性負責,鉛筆道已備份錄音速記,為內容客觀性背書

嚴密推演再做決策

「信息傳遞的方式要變了。」在VR領域最火爆時,這個發現讓麥志華神經繃緊。

早在2005年,他就加入珍愛網,負責產品運營。到了2011年,他成功協助PC社群網站媽媽網完成移動端轉型,用戶登錄頻率從PC端時的每周1次,變成了每天7次,發帖回帖率提高了10倍以上。

而在2015年年底,他發現信息傳遞的方式又在發生著改變。隨著VR技術的不斷成熟,信息傳遞的方式將從「發布、推送」演進到「進入、參與」。

這時,10年的經驗和對產品的直覺告訴他,一旦信息的流動及展現方式發生改變,必然會帶來新一輪的產品變革。由此,他開始關注VR、AR領域。

經過近半年的關注、觀察,他得出基本判斷:「VRAR將會成為下一代計算平台。

◆ 跟斗雲VR 團隊(部分)

他本還在等待時機,可到了2016年5月19日,麥志華卻「坐不住了」。

這天,谷歌在美國加州山景城總部召開了Google I/O年度開發者大會,並在會上展示了一款基於Android操作系統的虛擬現實平台Daydream,還宣布了將生產與之適配手機的廠商,包括三星、小米、華為等。

他認為,谷歌的舉措釋放了一個信號,未來VR行業的趨勢很可能會先從手機屏移動VR興起。他覺得,不能再觀察了,必須馬上行動。

但問題來了,從哪裡切入VR行業比較安全?

彼時,市面上大部分從業者選擇從頭顯切入。可麥認為,從VR的輸出顯示端切入,不確定性極大。

單是頭顯設備就有PC、一體機、手機結合眼鏡等多種模式,難以判斷哪種會成為未來流行的趨勢。更別說還有AR先於VR崛起的可能性。

「如果從遊戲切入呢?」他很快否定了這個想法。

他認為,遊戲更多以IP為主,要在故事性上做到引人入勝,這點不確定性也很大。「就像拍電影,大投入不一定有高票房。」

「或許,VR視頻的輸入端硬體會是個安全的切入點。」麥志華仔細分析了團隊的優勢和未來的市場后,做出如此設想。

一方面,他在長期從事社交類產品運營的工作中,摸索到一個規律:只要能抓住UGC發布者,哪怕只是整個用戶基數的5%,就有可能抓住參與者。

「換句話講,如果能為內容輸入者提供便捷、高效的工具,就有可能以硬體終端的形式,滲透到內容生產環節中去。」

另一方面,從VR視頻輸入端切入,無論下游環節怎麼變化,不管是PC頭顯還是移動顯示,VR也好AR也罷,均可兼容,不存在無法適配的情況。

「那就是做VR攝影機了」。

不過,為穩妥起見,麥志華先從PGC拍攝團隊入手,做了小規模調研。

「從社交類產品的經驗來看,」他說,「內容生產的普及往往從早期市場的先行者開始。」當PGC團隊逐漸有了規模之後,UGC才會隨之興起。

當時,VR內容的生產成本奇高。拍攝器材價格動輒以萬計,「像Nokia OZO 、Jaunt One都是數萬美元起」。而在視頻後期處理費用上,包括拼接、調色、渲染、VR場景交互創建等,也比普通視頻要高出數倍。

他決定,先針對PGC內容團隊研發VR攝影機,為其降低門檻、提高效率。

於是,2016年6月,麥志華於深圳創立跟斗雲VR。

小規模試驗后快速迭代

在谷歌推出Daydream平台後,各大手機廠商動作迅速,紛紛跟進研發、生產適配的手機型號。受此影響,麥志華也感到時間緊迫。

於是,他一邊準備產品的設計、生產,一邊著手融資談判。

出於時間和效率的考慮,他選擇了個人和行業合作夥伴作為投資方。兩個月後,跟斗雲VR天使輪融資敲定。

與此同時,他先小規模試產了初代VR攝影機,並與部分旅行社合作,在旅遊行業試用。

過程中他發現,從用戶使用場景來看,初代VR攝影機設計偏簡單,很難滿足多場景切換的複雜需求。比如,為了減少廢片率,用戶拍攝時需要做到遠程控制,而PGC團隊還在數據同步的效率上有較高要求。

另外,在攝影機的拍攝畫質上,也需要做更細化的分析。單從技術考慮,從4K到10K的解析度、每秒30到60的幀數均可達到,然而若從實際應用層面考慮,如何選擇還要看當下終端的適配性。

VR視頻的後期處理也是用戶的痛點之一。不論個人用戶還是PGC製作團隊,均難以承受長周期、高費用的後期製作體驗。

◆ 跟斗雲VR 初代產品

今年年初,麥志華團隊啟動了新一輪的產品迭代。

基於先前的判斷,他認為未來短時間內,VR輸出顯示載體將以移動端為主。因此,跟斗雲VR的下一代攝影機除滿足PGC團隊製作需求外,也需在介面、軟體、控制方式等方面與手機適配。

畫質上,考慮到當下手機屏幕的解析度,「也就剛有一兩個廠家開始推2K屏」;而頭顯觀看時,4K和6K解析度的效果差別不大。綜合以上,他認為,4K解析度、每秒30幀的畫質已可滿足大多數拍攝要求。

同時,從後期製作的痛點出發,麥志華也投入大量精力和成本,開始研發VR後期製作雲平台,從調色、VR場景創建、分享等方面為PGC團隊提供一站式服務。

從計劃啟動、產品方向定型,到樣機驗證,他前後花了三個月時間。

跟斗雲VR第二代產品包括LoopOne全景攝影機和自動後期雲平台。

其中,LoopOne 的定位是專業入門級VR攝影機。其可拍攝6K解析度的照片和4K解析度、每秒30幀的全景視頻。支持蘋果lightening、安卓TypeC等全手機型號介面,可通過手機介面、WiFi遙控兩種方式進行拍攝監控和數據同步。用戶拍攝時,可選擇接入手機、支架固定等多種方式。

此外,LoopOne還可對接Scenes VR全景聲配件和Medtrics情緒數據分析手環,從環境收音、效果分析兩方面輔助內容製作。

◆ 跟斗雲VR LoopOne 全景攝像機

而其雲平台主要有三方面功能:自動調色、一鍵創建VR場景和H5分享。

用戶將視頻上傳后,雲平台會自動實現基礎版調色。利用傳統調色方式需要1周的視頻,其可在1個小時內完成。

在PGC團隊定義好腳本邏輯后,雲平台可自動為視頻添加熱點、產品切換等VR交互場景,以符合如谷歌Daydream等內容平台的發布標準。

視頻製作完成後,除了可在頭顯等VR顯示端觀看外,雲平台也可把視頻轉換成H5分享頁,在朋友圈、微博等渠道分享、發布。

據麥志華介紹,雲平台雖然向所有內容生產團隊開放,但由於其原理是與硬體數據的匹配和對接,所以其他設備拍攝的影像會在效率、效果上與預期略有差異,不過「不會大到不可接受」。

他認為,從VR內容生產角度而言,旅遊、房產、新聞、廣告影視行業的應用場景相對比較成熟。因此,跟斗雲VR將主要面向這四個行業的B端客戶推廣。

「當用戶滲透率到達20%,我們就可以考慮將VR攝影機下沉到C端,成為內容生產工具了,」他說,「屆時,VR行業的殺手級應用也將會誕生。」

目前,LoopOne已完成量產準備,將於6月在京東以及海外眾籌網站推出產品眾籌活動,預計7月正式上線。其售價尚未最終確定,但可做到在「5000元以內完成一條30分鐘左右的VR視頻拍攝、後期操作」。

此外,跟斗雲VR正與20多個5A級景區、近百個中小景區等B端客戶洽談合作方案。

團隊方面,除CEO麥志華外,COO黃致遠曾在富士康負責索尼、任天堂遊戲機OEM業務。CTO尤玉峰有著近20年消費電子系統開發與供應鏈整合經驗,CMO Patrick Zhang,曾是美國矽谷博通的資深產品線經理,負責公司戰略及市場運營。

項目計劃進行Pre-A融資,資金將用於完成硬體量產、開發後期軟體及擴張團隊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