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強姦犯與這個社會的黑暗

強姦犯與這個社會的黑暗

朋友問我,如果被強姦了,你怎麼辦?

當然,我的第一反應是這個強姦犯瞎了,竟然要強姦我。第二個反應是,我應該現場拉屎,用身體的污穢維護自己的清白。

朋友說,你這個經常便秘的人這麼有自信可以在那時候拉出屎來?

我覺得她說得很有道理,我的確沒什麼可以自衛的方式了。

經常看到網上有人抖機靈說,被強姦了,如果不能抵抗,那就盡情享受。這樣的言論總是讓人忍俊不禁(我說過,我很愛這個成語)。就算是妓女,收錢做愛也未必能夠在每一個客人買春的時候都享受,何況是強姦呢。

但凡淪落到「強姦」了,必定不是什麼好貨色,你還指望強姦犯風流倜儻英俊瀟洒,一臉男神相,這種好事不叫強姦,叫春夢。

朋友說,如果他被強姦,就會偷偷承受,這不是什麼好事,對受害者的影響太大。聽到這裡,我痛心疾首(其實也沒有啦)。這樣的情況出現,社會應該反省(譴責社會),是什麼樣的民眾組成的社會,讓我們覺得被強姦的人是骯髒的,不應該拋頭露面維護自己的權益,是什麼樣的粗鄙想法讓我們覺得被強姦的人喪失了一個作為人的權利,應該沉默不語自己承受,然後自己放下?

我本人沒有被強姦過,事實證明,我並不是那樣風情萬種貌美如花。現在說這些話,的確有一絲「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感覺,也可能因為我是男生,這些事情發生在男人身上的時候,總讓人覺得無關痛癢。

但是,如果在我身上發生這樣的事情,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弄得人盡皆知。

我「相信」「法律」可以「制裁」罪犯,但我也想用我自己的方式做出反抗。

即便在這樣的一個看似先進的時代,迂腐的思想依舊在人們腦中根深蒂固,但我根本不在乎。傷我者,我願意拼一個魚死網破。

當然,我是一個慫貨,我不敢殺人放火。我能做的就是盡量讓這件事情宣揚開來。沉默從來不是我的個性,憑什麼我遭了罪,還要一個人默默承受,划不來,也咽不下這口氣。

今天刷微博的時候,看到了阿廖沙被性侵的事(#北京電影學院性侵事件#),他們選擇在這麼多年之後把這件事情說出來,但無論如何,是說出來了,有的人沉默了一輩子,讓那些禽獸逍遙法外。

我老早說過,我並不是一個聖人,也不想拯救誰,我只是單純地想要拉一個混蛋下水。

換做我,我可能會在侵犯的當下直接說出口,繞著學校跑三圈,買上一個高音喇叭把這件事情宣揚到人盡皆知。複印一萬張傳單,在街頭分發(如果發生在現在,依我的個性可能還會製作9張宣傳海報以及一支視頻在各大社交網站上發布)。學校怎麼樣,屌個屁,大不了不念了唄。士可殺不可辱,讓這樣的人成為我的導師才是這正讓我覺得恥辱一輩子的事情。

會有人相信我的話,也會有人恥笑我,但那又如何呢。我不奢望每一個人都能相信我,也不指望他們明白,但你必須承認,當你聽到這樣的事情以後,你的心裡總歸會種下種子,那個明面上道貌岸然的色情狂,也會被人漸漸疏遠,最起碼,你看他的時候,眼裡不會再出現崇拜(當然,如果你立志做一個強姦犯除外),只有鄙夷。

很多事情都會以「算了」作為結果,如果你覺得足夠重要,這件事就不能算了,什麼事足夠重要,每個人的判斷方式也不一樣。也不需要旁人來幫你判斷什麼事情「需要算了」。

圖片來自 @宋澤塵Leslie_AM #北京電影學院性侵#

我信奉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須雞飛狗跳人盡皆知。

如果活著,被人們責難的是受傷害的人,那些指手畫腳的人不必沾沾自喜,將來你也會淪落到這樣的下場,我們都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超脫,我不是,你也不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