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天安人壽上半年凈利潤虧損近8億,董事長、總經理職位一直空置,集團化之路遇挫折

天安人壽上半年凈利潤虧損近8億,董事長、總經理職位一直空置,集團化之路遇挫折

截至8月9日,逾70家險企陸續公布了2017年二季度償付能力報告,部分中小壽險難以擺脫虧損困境。

《國際金融報》記者注意到,近年來業務發展迅猛的天安人壽,在扭虧兩年後,今年上半年巨虧7.7億元。

究竟發生了什麼?

投資收益驟降導致虧損

根據二季度償付能力報告,截至第二季度末,天安人壽凈利潤為-7.7億元,而該公司截至第一季度末的凈利潤為-10.35億元。

雖然虧損有所收窄,但該公司保險業務收入在上半年還出現了大幅下降,從第一季度的232.3億元降至第二季度的106.9億元,直接腰斬!

從前5個月天安人壽原保險保費收入情況看,公司實現原保費收入309.99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了91%,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收入(多為萬能險)198.48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了2%。

為何兩種收入都在增加,凈利潤卻在大額虧損?

一位保險業精算人士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原因是多方面的,「這家公司之前的產品都很激進,也是去年被保監會要求整改萬能險業務的9家險企之一。如今在保險行業整體被嚴厲監管的大背景下,這家公司保費收入還在快速增加,萬能險也在逆勢增長,其利潤出現大幅虧損應該是投資收益下滑導致」。

公開數據顯示,2016年,天安人壽的投資收益率為11.7%,而2017年第一季度僅為1.6%,第二季度持續下滑。

記者梳理髮現,成立已16個年頭的天安人壽,除了2015年和2016年出現微盈利,這家公司在2009年至2014年一直處於虧損狀態,8年總計虧損15.45億元。

在2016年,天安人壽有大規模增資,其註冊資本從45億元直接增至145億元,晉級壽險公司前列。

不過,百億增資並未讓這家公司的償付能力出現多大變化,依舊在下游徘徊,其第二季度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為101.98%,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為130.60%。

有業內人士認為,這或許與其萬能險業務消耗資金有關。

集團化布局遇挫折

儘管業績不樂觀,但天安人壽並未放棄集團化的夢想。

6月29日,天安人壽發布消息稱,公司斥資55億元收購了北京農村商業銀行11億股,本次交易完成後,天安人壽將持有北京農村商業銀行9.06%的股權。

與已實現集團化運作的人壽(控股廣發銀行)、平安(控股平安銀行)、人保(入股華夏銀行和興業銀行)、太保(上海農商行第三大股東)、富德生命人壽(入股浦發銀行)等相比,天安人壽還在為公司集團化方向不斷努力。據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國內有11家保險集團。

此外,2015年以來,天安人壽還擬斥資21.19億元,參與綠景控股定增,如果實施完成,天安人壽將成為綠景控股第一大股東,占該公司發行后總股本的22.51%,該部分股份鎖定期為三年。另根據減持新規,大股東減持比例受到諸多限制,如果天安人壽將綠景控股作為財務投資項目,那麼其退出周期將會非常漫長。

不過,根據公開信息,今年5月31日,綠景控股已經宣布向證監會申請撤回定增申請文件,要對非公開發行方案進行調整。

受監管、盈利以及轉型因素影響,天安人壽的評級展望也被降低。中債資信7月份將天安人壽的評級展望由2017年一季度的「穩定」調整至「負面」,並維持天安人壽主體信用等級AA-、債項信用等級A+評級不變。該評級機構表示,「天安人壽的公司治理和風險管理穩定性仍有待提高。」

之所以降低評級,該機構指出,主要是考慮到天安人壽此前的發展模式面臨較大的調整壓力,在保監會對人身險產品做出監管舉措后,天安人壽原有產品體系會受到衝擊,相關渠道、人員儲備等都面臨調整壓力,承保端收入或出現負相變化,市場競爭力也會有所弱化。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保險業內人士向《國際金融報》記者透露,「如果不受監管幹預以及『明天系』背景拖累,天安人壽此前有意集團化運營的戰略早已實現。」

人事與股權變化前景成謎

根據二季度償付能力報告,目前該公司股權並未出現變化,依舊是大連橋都實業、杭州滕然實業、領銳資產、北京金佳偉業、陝西華秦土地復墾整理工程公司各持股20%,至於今後是否會出現股權變動,目前無法獲悉。

然而,從償付能力報告披露的總公司高級管理人員基本情況看,董事長、總經理職位仍處於空置狀態。

不包括董事會成員,公司目前主要有7位高管在維持日常工作。主持日常經營管理工作的是公司副總經理陳玉龍;財務負責人是副總經理唐寧;負責業管、運營客服信息技術工作的是副總經理張連慶;負責公司銀保業務、銀保渠道、法人業務的是副總經理解彤;總精算師劉勇也兼任副總經理,負責戰略企劃、品牌、精算、產品市場工作。其中,解彤、陳玉龍、劉勇3位副總經理均是2016年新上任的高管。

公開信息顯示,2016年天安人壽高管波動較大,總計10位高管職位有變動。

董事長崔勇的任職資格也是2016年5月份獲批的,但半年不到,市場又曝出崔勇已經辭去天安人壽董事長職務,並回歸舊東家華夏久盈資產管理公司任常務副總經理的消息。目前,新任董事長人選尚不清楚。

自總經理郭自光2015年5月辭職后,該職位一直空置,此前一直是崔勇在臨時負責,如今是副總經理陳玉龍在臨時負責。

至於今年5月份一度被傳失聯的天安人壽首席風險官朱翼煒的去向,償付能力報告中也並未解釋。朱翼煒此前一直在保監系統內任職,曾任上海保監局壽險處處長、保監會貴州保監局副局長等職務。

關於利潤虧損、高管波動、萬能險以及信用評級等問題,《國際金融報》記者向天安人壽發出採訪提綱,但是截至記者發稿,對方並未給予回復。

有業內人士向《國際金融報》記者透露,「天安人壽去年的人事變動主要是為公司集團化布局調整的,但後期被監管攪局,只能不了了之。」

▼ 好文推薦

  • 網聯出世,支付寶微信們被收編!第三方支付「直連模式」終結在即,最受益的是……

  • 九成銀行首套房貸不打折,二套房貸利率最高已上浮30%,這對「剛需」是種怎樣的傷害?

  • 麥當勞正式改姓中信,新管理團隊高調展現「五年計劃」,想不想知道他們打算怎麼做?

國際金融報解鎖更多精彩內容長按,識別二維碼,加關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