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國際殺手之王張鐵根金盆洗手,回老家鳳凰村種地當農民

國際殺手之王張鐵根金盆洗手,回老家鳳凰村種地當農民

第1章 殺手之王

張鐵根走在一座荒山的小徑上,幾片破碎的雲在天空懶洋洋地趴著,空氣瀰漫著青草與泥土的芳香。

他半路上下長途汽車,去山上的墳地給父母掃了墓。

離家八年的六年之中,他以私人雇傭兵和殺手「禿鷲」為名轉戰世界各地:要麼成為私人保鏢,要麼成為血腥的殺手,任務不一而足,殺人救人,完全在他的一念之間!

但是,只有一點是相同的:只要是他接下的任務,從未失手過。

由此,張鐵根成就了他成為國際殺手之王的一代傳奇。

但是,張鐵根已經厭倦刀頭舔血的日子,所以他要歸家了,在村裡種種地,其實也是一種不錯的生活。

然後,他一想到可以見到唯一的親妹妹,心情真的是很好,邁著歡快的步子下到半山腰的一條土路,突然聽到前方傳來了硿的一聲。

張鐵根跑過去一看,前方一輛黑色雪佛蘭科邁羅陷進土坑,爬不出去了。陽光照在黑色的車身上,發出油亮油亮的光。

張鐵根感覺很好笑,哪個傻X會傻乎乎開著一輛進口車,走這樣的山路?也許車主是想要抄近路去烏龍鎮,否則不會不走山另一邊的省道公路。

車門推開,一個衣著時尚的女人從車內下來。

即使張鐵根這些年在外閱女無數,也是眼前一亮:美女!

美女的年紀應該二十六七歲左右,留著一頭飄逸的烏黑長發,妙容嬌俏無比,臉上略施粉黛,櫻桃小嘴、高高的鼻樑,凹凸而修長的身材。

這絕對是個極品美女!

一時間看得張鐵根都差點連哈喇子都要流出來,不由得看得有點痴了。

那個美女走到車后,看到一隻車輪陷進一個很深的土坑裡面,臉上頓時黛眉深鎖,反倒是透露出一種絕美的冷艷。

張鐵根心裡一陣暗贊:「我的娘啊!這荒郊野外的,哪裡來的這麼漂亮的小妞兒,還開著這麼好的進口車!難道是我那死去的爹媽保佑,怕我回來找不到老婆,所以就給我安排了這麼一出艷一遇不成?」

就在張鐵根心裡YY無限的時候,那個美女發現了他的存在,緊鎖的雙眉頓時舒展開,好像遇到了救星一般。

她立刻向張鐵根招招手,說道:「這位大叔,我的車子陷進土坑了,你過來幫我個忙,可以嗎?」

雖然不是吳儂軟語,但是美女的聲音極其清脆,如同山間的百靈鳥歌唱一般,真的是好聽極了!

張鐵根聽得骨頭都要酥了,但是跟著便不由得愣住了一下。

心說:大叔?我有那麼老嗎?這美女眼光也太差了吧?本帥哥今年才年方二十四!不就是常年風吹日晒,皮膚黑點,好幾天沒有洗漱,臉上鬍子長點,這身地攤上買的衣服寒磣點嗎?其實還是很幼齒、很帥氣的!真不識貨!

不過,美女召喚,張鐵根還是屁顛屁顛地跑過去了,笑道:「美女,需要我幫什麼忙?」

靠近一看,這美女越發地顯得艷麗無比,皮膚不是一般的水靈,身材更是好得沒話說!

那美女見張鐵根賊溜溜的眼睛,一直盯著自己的身上重要部位看,感覺很不舒服。

但是現在有求於人,美女只好說道:「請你幫我推下車,我會給你報酬的。」

美女從車裡拿出錢包,掏出一張百元大鈔,說道:「這樣夠嗎?」

「美女,不就是推個車嗎?助人為快樂之本!還跟我談錢,你這是在貶低我的人格。」張鐵根正色說道,伸手輕輕握住人家美女的小手做推辭狀,暗地裡卻不忘偷捏了幾下。

哇塞,果然是極品,這個美女的小手真是好滑!

美女連忙將小手抽回去,焉能不知張鐵根這色一狼在乘機吃她的豆腐?

她寒著臉說道:「不夠的話,我再給你加一百塊!」

「加錢就不必了。美女,我跟你說個事,你是要開車去烏龍鎮吧?跟我回家正好是一個方向。你要是肯載我一程的話,我就幫你把車推出來。」張鐵根笑嘻嘻地說道。

美女想不到張鐵根會提出這樣的條件,這不是引狼入車嗎?

加上又看到張鐵根身上的衣服髒兮兮的,也不知道多少天沒洗,美女冷艷之極的臉上,頓時閃過一絲厭惡之色,便想要拒絕。

但是,美女思索了一下后,還是說道:「那好,我可以載你。那我啟動車子的時候,你就在車後面用力推!」

「我最喜歡給美女『推車』了,咱這身板,壯實!一天推個五次六次的,家常便飯!」張鐵根嘿嘿地笑道。

冷艷美女雖然覺得張鐵根的話,說的有點怪怪的,但是一時間也想不出哪裡奇怪,便點頭說道:「那就麻煩你給我推一下了。」

「願意效勞,我最喜歡給你這樣的美女『推車』了!」張鐵根嘿嘿地笑道。

冷艷美女這才重新上車,發動引擎的時候,突然明白張鐵根話里的給美女推車的深層次含義,心裡頓時一怒。

從後視鏡看到張鐵根已經站在車尾,低聲罵道:「這個死色一狼,臭流忙!居然敢吃我的豆腐,要是可以倒車,我立刻撞死你!哼!看我怎麼整你!」

「我要推了,你踩油門啊!」張鐵根在後面大聲喊道。

衡……

科邁羅的引擎發出一陣轟鳴,張鐵根雙臂只是稍微地一用力,車輪便已經爬出土坑。

以張鐵根的身體素質而言,推個車,絕對小case。

「呵呵呵呵……」張鐵根得意地拍拍手,但是臉上的笑容突然一下子僵住了。

因為那輛科邁羅出土坑之後,根本沒有停下的意思,而是繼續往前方沖了出去。

「我草!」張鐵根連忙追了上去,一邊跑,一邊向那輛科邁羅猛揮手,「美女,美女,停車,我還沒有上車呢!你等我上車你再開走啊!」

也是虧得張鐵根身體好,他一直追出大概有一公里才被那輛科邁羅拋下,也只是有些氣喘而已。

「你母親的,居然敢耍我!下次別被老子遇上,否則一定饒不了你!」張鐵根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憤憤然地高聲叫罵道。

但是,那輛科邁羅此時已經轉過一個拐彎,張鐵根的視線被山坡擋住,再也看不到了。

那個冷艷的美女一直在透過後視鏡,觀看張鐵根在後面追她的車子的樣子。

開始的時候,她真的感覺很驚訝,這真的是人嗎?居然能夠追著自己的車子跑那麼快、那麼遠。

但是,當她看到張鐵根最終停下,跳著腳,氣急敗壞的樣子,冷艷的臉上忍不住露出了一個燦爛的微笑。

「哼!我讓你吃我的豆腐!我氣死你!」

第2章 美女被劫

張鐵根一邊臭罵著那個忘恩負義的冷艷美女,一邊又快步向前走去。

他總不可能因為沒有搭上車,就不回家了吧?

就在他轉過山路拐角的時候,突然聽到前方傳來一陣女人尖叫聲,聽起來跟那個冷艷的美女的聲音非常相似。

山裡四下一片沉寂,除了山間的風吹,就是山坡上樹林的沙沙聲,隨便一個叫聲,就可以傳出去很遠的距離。

「真希望那個女人遇到鬼了!」張鐵根嘀咕道,對剛才被那個冷艷美女給擺了一道的事情念念不忘。

不過,張鐵根還是立刻跑起來,向前方沖了過去。

大約跑了二百米,轉過一個山坡的彎角之後,張鐵根看到前面的五米開的地方,那個冷艷美女的科邁羅被一顆倒下的松樹擋住了去路。

但是,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攔住冷艷美女車子的,還有五個長相頗為兇惡的彪形大漢。

這些大漢個個手裡都拿著刀子,其中一個手裡還拿著一把仿製的手槍!

這些人當然不可能是什麼好人!

那個冷艷美女被他們強行從車子裡面揪了出去。一個弱質女流,遇到這麼多的壞人,早就嚇得面無人色,渾身瑟瑟發抖,難怪她要尖叫連連。

張鐵根方才明白,原來她是遇到攔路搶劫的了。

心道:這個冷艷美女今天的運氣未免太差了點,剛剛車輪陷進土坑就不說了,現在居然遇到攔路搶劫的歹徒了?!這麼衰的運氣,說出去只怕都沒人相信吧?

「求求你們不要傷害我,你們要錢的話,我可以給你們。給,這是我的錢包,裡面有不少現金。」冷艷美女連忙從車內拿出自己的包包,從裡面拿出錢包遞了過去。

一個瘦瘦的傢伙,蠻橫地將冷艷美女的包包和錢包一把搶了過去,打開錢包后,高興地叫道:「老大你快看,這妞兒果然是個有錢的主兒,錢包裡面有一堆的百元大鈔,還有好多的卡!我們今天真的是遇到一隻肥羊了!這一票夠我們吃喝玩樂一個月的了!」

那個老大臉上也露出一個滿意的微笑,一把將錢包搶過去,說道:「這個錢包我這裡先放著,後面我們再分錢。再看看,包包裡面還有什麼東西沒有?」

「一隻智能手機!蘋果最新款的,價格要好幾千塊呢!」那個瘦子又興奮地說道,「我一直都想要一隻,想不到今天踏自己主動送上門來了。老大,這隻手機給我用吧?」

老大立刻在瘦子的後腦勺用力扇了一下,又將那隻手機連同那個LV的名牌包包一起都給搶走了。

罵道:「你母親的,就你小子這副德行,用個營業廳送的免費手機就不錯了,你配用這麼貴的手機嗎?給我滾一邊去!」

冷艷美女見這些劫匪這麼愛財,便鼓起勇氣,顫顫巍巍地說道:「幾位大哥,只要你們不傷害我,這些值錢的東西你們盡可以都拿走。我這個包包是LV今年最新款的,原價是二萬八,現在也值很多錢的。」

「我草,想不到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包這麼金貴,居然可以頂的上好幾台蘋果手機了!」那個老大驚嘆道,有點有眼不識泰山的味道。

他忍不住拿起包包仔細端詳了起來,似乎想要看看,為什麼這樣一個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之處的包包,怎麼就這麼值錢的原因。

「還有我這個手錶,浪琴的真品,原價八萬八,你們看看後面有特殊的編碼,可以打電話去公司詢問究竟是不是真品。這個你們也可以拿走,請你們不要傷害我。」那個冷艷美女非常配合這些人的搶劫行動,主動將值錢的東西上交。

由此可見,這個美女究竟多麼有錢了,對這些名貴的物品,根本並不看重。她看重的只有她自己的身家性命。

那個老大看著冷艷美女遞過來的那塊名表,雙目之中直冒光,一把搶過去就戴在手上。

「你們給我看看,這塊手錶配不配我?」老大得意地向他的手下顯擺道。

「配,這塊名表跟老大簡直就是絕配!我們老大果然天生就是戴名表的料啊!」立刻有小弟奉承地說道,讓那個老大感覺非常之受用。

也就在這個時候,有人突然看到張鐵根,高聲道:「老大,你快看,那裡有人!」

那個老大抬頭看向張鐵根那邊,不由得是一怔。這究竟是哪裡來的乞丐,皮膚那麼黑就不說了,身上的衣服還破破爛爛的!

老大把手裡的仿製手槍向張鐵根那邊一指,厲聲喝道:「你,給我過來!」

張鐵根頓時就鬱悶了,想要跑都跑不了,只好高舉雙手,屁顛屁顛地跑過去。

這時候,他的心裡一動,突然想到一個報復那個冷艷美女的法子,感覺一陣暗爽:臭娘們,你敢耍我,我就讓你吃點苦頭!

「各位老大,我只是個上山掃墓的農民而已,身上真沒錢!你們行行好,把我當個屁,放了吧!」張鐵根一副快被嚇哭的樣子,伸手一指那個冷艷美女,高聲喊道,「你們看她,開著好車,又穿的這麼好,一看就是有錢人,你們搶劫她好了,就饒了我這個老實農民吧?要不這樣,您們慢慢搶劫她,我替你們把風?」

那個冷艷美女想不到,這個大叔居然會這樣無恥,頓時氣得七孔生煙。

而且,她更厭惡的是,這個大叔怎麼看怎麼沒錢,人家劫匪當然不會對他感興趣。好嘛,那你就哪裡涼快哪裡呆著去!可是,這個混蛋卻偏偏還要對她落井下石,更無恥到要替人把風!

這人究竟是不是男人,簡直無恥之極!

冷艷美女對這個不僅好色而且極度無恥的大叔,嚴重鄙視之!

「各位老大,你們倒是說句話啊!您這樣不說話,我心裡真的害怕啊!」張鐵根見搶劫犯都不說話,又開口求道。

「廢物。」那個老大輕蔑地看張鐵根一眼,怒罵道,「滾一邊去,雙手抱頭蹲在地上,敢跑的話,老子一槍崩了你。」

「好,好,我蹲!你可一定要說話算話。我家裡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還在吃奶的娃,全靠我一個人養活了。」張鐵根一邊胡扯,一邊乖乖蹲下雙手抱頭。

「沒用的傢伙,窩囊廢!男人的恥辱!」看著瑟瑟縮縮的張鐵根,冷艷美女心裡大罵道。

第3章 出手救人

五個劫匪將那個冷艷美女的財物全部搜刮乾淨之後,自然也不會放過她的那輛進口的雪佛蘭科邁羅。

劫匪的老大興緻盎然地坐進去試了試感覺,頓時是連連稱讚好車!

不過,張鐵根對這個老大實在鄙視之極:你再喜歡又能咋樣?你敢留著給自己開嗎?還不是立馬明天就要轉手賣給別人?你現在興奮個啥啊!

劫匪老大下車之後,招呼他的四個小弟,道:「你們幾個,趕快把前面的松樹搬開,我們要趕快走了。」

那個瘦子也確實是夠壞的。

他的一雙小眼睛一直盯著那個冷艷美女看,這時候聽到老大說要走了,上前對老大嘿嘿笑道:「老大,你看這個小女子生的這麼漂亮,咱們這輩子只怕也遇不到一個這樣的呢!嘿嘿……可不可以讓我把她……?」

劫匪老大聽到瘦子這麼一說,原本惡狠狠的臉上,露出一個很異樣的笑容,也跟著看向那個美女那邊,不由得看得痴了。

然後,劫匪老大突然啪的一聲,又扇了那個瘦子一個後腦勺,罵道:「給我滾一邊搬東西去,這個女人是老子的。」

瘦子非常鬱悶地吃痛說道:「老大,肯定是您排第一個的了,可不可以讓兄弟也排個號啊?」

「可以!獨樂樂樂不如眾樂樂嘛!」劫匪老大這才笑著,邁開了大步,走向那個冷艷美女,裝出一副惡狠狠的樣子,「美女,跟我去小樹林那邊!」

冷艷美女已經聽到劫匪老大跟那個瘦子之間的對話,哪裡不知道這個人想要對她幹什麼?

「不去!」冷艷美女嚇得腳都軟了,差點跌坐在地上,激動地高聲道,「我已經把東西都給你們了,你們快走,不要碰我!我有錢的,我可以再給你們很多錢的。」

「你這臭女人嚇叫喚個啥啊?我們老大叫你去,你就去,否則別怪老子殺了你!」瘦子揮舞著刀子,惡狠狠地威脅道。

「走!快走!快點走!」劫匪老大用槍指著冷艷美女,上前推著她,一邊逼她向旁邊的小樹林走去。

二人推推搡搡地。

冷艷美女即使再冷艷,這時候終於也嚇哭了,二行清淚撲簌撲簌地往下掉。

也許因為張鐵根是這裡跟她唯一一個有著相同被劫持的遭遇的人吧,她不時地扭頭,看向正老老實實地蹲在地上的張鐵根,眼神裡面滿是那個無助、悲傷和恐懼!

張鐵根看得一愣,這個冷艷美女怎麼哭的時候還那麼漂亮,真他母親的我見猶憐!

而且,張鐵根這時候其實已經感覺玩得有點過了頭了。

他這些年殺掉的人,沒有一百也有八九十人了,對殺人幾乎已經麻木。但是,張鐵根是個有原則的人。

他殺人的時候絕對會給對方一個痛快,往往瞬間斃命,絕不讓人受太多痛苦。至於燒殺搶掠、危害婦女、傷害無辜的惡行,他絕不做,也絕不允許別人做。

而且,他殺人並非一定就只是為了賺錢而已。

當年他在非洲執行任務,碰到黑水公司的雇傭兵在一起小鎮子裡面,居然對無辜的平民百姓射擊,殺死了至少二十個婦女和兒童,張鐵根當晚便潛入軍營將那伙雇傭兵幹掉。第二天一早,傭兵首領的屍體便高高懸挂在當地部落最大的集市示眾!

所以,眼前的這個五個劫匪今天在張鐵根的面前搞這套,絕對死定了。

這時候,張鐵根突然對劫匪老大高聲喊道:「這位老大,我有話要說!」

劫匪老大停下腳步,這個小子居然會在這個關頭上面說話,你母親的,難道不知道老子現在很急嗎?

「瘦猴,給我揍死這個混蛋!居然敢打擾老子的好事!」劫匪老大惡狠狠地對那個瘦子說道。

「好嘞!」瘦子高興地說道,可以打人還不用去搬東西,他當然高興,上前踹了張鐵根一腳,狂妄地叫道,「小子,站起來!對,站好點,老子要好好修理你!讓你打擾我們老大的好事,吃了雄心豹子膽了你!」

「不是,不是,這位老大你真誤會了。」張鐵根「嚇壞」似的倒退兩步,討好地笑道,「其實,我是想要跟你們求個事。」

「哦?」

「是這樣的。那個女人跟我有點過節,而且還生的那麼漂亮,我一農民一輩子都見不到一個!所以,等到幾位老大玩夠之後,可不可以讓小弟也嘗嘗鮮啊?」張鐵根笑道。

那個冷艷美女本來還以為這個大叔會給自己求情,想不到居然再次給自己落井下石。

她忍不住高聲對張鐵根罵道:「你這個大壞蛋!你簡直不是人,你怎麼可以這樣子!」

那劫匪老大嘿嘿地大笑道:「有意思,有意思,老子還是第一次碰到你這麼無恥的小人。行,她今天要是沒死的話,就是你的了!」

「多謝老大,多謝老大……」張鐵根連忙點頭哈腰地奉承道。

「老大,還要不要揍這個小子了?」瘦猴問道。

但是突然,瘦猴感覺手腕傳來一股刺痛,扭頭的時候,駭然發現匕首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已落到那個農民手裡。

此時的張鐵根的臉上再無一絲驚恐,反倒顯得那麼嗜血,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你剛才好像很威風啊?」張鐵根嗜血地笑道,一腳踹斷瘦猴的手臂。

「啊!……」瘦猴發出一聲慘叫,人跌倒在地上。

「你這個混蛋,你會功夫!」劫匪老大被張鐵根的兇狠嚇到了,舉槍就要向他射擊。

張鐵根冷笑一聲,手裡的匕首瞬間扔出。

「啊……」劫匪老大的手腕被匕首射穿,鮮血迸流,仿製手槍掉落地上。

張鐵根衝過去,又一腳踹在劫匪老大的腹部,頓時讓他昏過去了。

這邊的動靜太大,驚動了另外三個劫匪。他們看到老大被那個農民給打了,個個義憤填膺的,揮舞手中刀具衝過來要殺張鐵根。

結果已經註定,他們連張鐵根的一根毛都沒有碰到,就全部被張鐵根打斷手腳。

冷艷美女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發生:這個農民農民究竟怎麼回事,不就是個掃墓的嗎?而且他的長相,怎麼看怎麼就是個鄉下農民!可是這樣一個人,怎麼突然之間變成了一個殺神一般的人了?這也太逆轉了,難道真的運氣好,遇到民間高手了?

總之,張鐵根突然爆發出來的強悍戰鬥力,讓這個冷艷美女的大腦,因為極度地震驚和無法理解,而幾乎當機,完全呆立在了原地。

更多高潮內容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19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