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憂鬱症患者往往擅長把槍口對準自己,他們從別人的否定當中學會否定自己.... - Wise Library 1985

憂鬱症患者往往擅長把槍口對準自己,他們從別人的否定當中學會否定自己.... - Wise Library 1985

撰稿人: Margaret W. Lavigne(司馬儀)

過去曾經有心理醫生說過她憂鬱症的病患是她看過最善良的人們,也許就因為毫無防備(絕對的毫無底線的信賴),才會受傷地特別徹底….據司馬儀自己的觀察,憂鬱症和反社會人格的差異是:憂鬱症患者往往都是把槍口對準自己,他們擅長傷害自己(不忍傷害他人),而反社會人格擅長把槍口對準他人。

 

我對於憂鬱症的解讀是:一個極度否認自己貶低自己存在的一種認知,他們從別人的否定當中學會否定自己,高度的絕望感,對於改變現況感到無能為力,日子一長,對現況及未來喪失希望的種子,他們的眼睛裡看不到任何美好的可能。當生存的痛苦指數持續拉高延長,想生存的慾望就會開始拉低….

 

很多人會偶爾陷入情緒低落,這可能和長期失眠不足有關。(國外研究早已證實睡眠不足會使我們的情商降低,而慣性的負面思考也被證實對大腦有很大的傷害!)更常見的事,很多人是長期處在微型憂鬱的狀態而不自知,進而透過酒精或抽菸或暴食等方式去麻痺心裡面痛的感覺。

 

對我來說,如果當下真的很難熬的時候,離開現場、獨處、音樂、一張車票一場旅行,都是一種方法….接觸自己平常沒有看到的世界,很多時候生活圈太小讓我們看不到世界的無奈和美好

 

如果別人的言語和眼神傷害了你,或許「縮小你對對方的重視程度是一種方法」我自己寫過最喜歡又同時對我自己很有效的一句話是:你要告訴你自己,你很強壯,因為太強壯,所以根本沒有受傷

 

被誤解被否定,這些我也都碰過,所以你不孤單,所以不要太難過!本身不擅長訴苦,也發現訴苦對我來說,很多時候選錯對象反而是二度受傷而已。有一回我很難過很委屈的時,我突然體會到:其實多少人知道真相無所謂,上帝知道一切看到一切所以不委屈,真的,所以那一天以後我就再沒有因為那個念頭難過或悲傷。

 

提問:人們為什麼很容易去相信別人的否定?

 

YouTube推薦影片 

1:31 秒開始說了很有趣的一段話

 

 

國外很多研究開始發現患者和心理醫生或心理諮商師諮商後,情緒卻更加低弱更憂鬱的現象(但反方是主張重度憂鬱者如果不諮商可能會死掉)。

 

司馬儀:本身認為和心裡諮商師或心理醫生諮商不是全然無風險的。因為憂鬱症患者通常都是極度脆弱的玻璃心狀態,通常也可能因為被背叛或傷害的經驗而有trust issue,而諮商過程他們會被迫脫掉保護色,被迫把自己最痛苦的經驗不斷反芻,這其實很危險,對大腦也有相對的危險性。因為負面思考很傷腦(特別是重溫重大傷害的記憶這個行為),理論可以參考作者楊定一的書。如果患者意識到心裡諮商師或心理醫生無法和他們同情共感,憂鬱患者可能被迫經歷二度背叛的傷害…..

 

親子教育專欄

北歐教育排名高居榜首的祕密|絕不標榜菁英「沒有壞學生」「我們承擔不起放棄任何一個人。」…..

親子教育│示範如何成為一個快樂的人,就是父母給孩子最好的「禮物」

親子教育心理學|「翁格瑪麗效應」

 

 

「不是你遇見誰或遇見什麼事,而是你怎麼想。這段經歷對你來說非常重要,以後你遇到任何困難,都不要忘了這段康復的過程……因為必須學習,所以遇到。」《解憂相談室》

《好想找人說說話:與臨床心理師的話療之旅》南琦

「許多憂鬱症痊癒的例子,都是在憂鬱症狀初期即承認自己有憂鬱症的徵兆,例如失眠、沒來由的悲傷、發現這樣的自己很不對勁、不該繼續如此,…..我擔心的是,高教育水準或高社經地位的光環,阻礙了人們直視內在需求的聲音....而必須裝堅強的活著。..想知道自己內在狀態是否不太對勁,並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對自己夠關注敏感的人都做得到,但願意把它當一回事且認真面對的人實在太少….

 

司馬儀的想法:或許可以歸因於不當的主流媒體價值觀,一個高焦慮高度不安的時代誕生了,而我確實觀察到情緒失控的父母對孩子心靈的傷害,最可怕的是他們甚至往往對於自己的情緒失控或對孩子情緒勒索的行為不自知。最讓人擔憂的是,我發現,孩子會模仿父母的言行,包括情緒。親密的人之間,情緒是具有渲染性的。家庭裡的每個成員是一個食物鏈的關係,家裡只要有一個人生命或缺席,就很難幸福。

▲一部暖男系老公因為職場而罹患憂鬱症的日文電影Japanese Movie: My So Has Got Depression( ツレがうつになりまして)Romaji: Tsure ga Utsu ni Narimashite

熱門推薦

本文由 就是愛低調.司馬儀手札本 提供 原文連結

就是愛低調.司馬儀手札本
寫了4071篇文章,獲得9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