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蔡伸

最是清秋好時光,秋意不知不覺中越來越濃,而最美的秋天,在古人的詩里。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櫥,半夜涼初透。東籬把酒黃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少年不...
溫馨提示:點擊上方"藍色字體"↑關注我們歡迎投稿、人們愛極了「十年」這個詞,有的人把它寫成詩,有的人把它唱成歌,有的人將它演繹成故事,有的人乾脆把它當作名字……十年,之於歷史,不過一瞬的時間;而之於人的...
撰文|南絮李叔同在《晚睛集》中說道:世界是個迴音谷,念念不忘必有迴響,你大聲喊唱,山谷雷鳴,音傳千里,一疊一疊,一浪一浪,彼岸世界都收到了。凡事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因它在傳遞你心間的聲音,綿綿不絕,...
《一剪梅》/蔡伸堆枕烏雲墮翠翹。午夢驚回,滿眼春嬌。嬛嬛一裊楚宮腰。那更春來,玉減香消。柳下朱門傍小橋。幾度紅窗,誤認鳴鑣。斷腸風月可憐宵。忍使懨懨,兩處無聊《春詞》/常建菀菀黃柳絲,濛濛雜花垂。日...
人筆下情有四種:「薄情」「無情」「多情」「深情」所謂「薄情」:古人筆下呈現多少詞句,展現幾多相思苦,想當初「驚鴻去后,輕拋素襪,杳無音信。」可如今「只恨薄情郎已去,杳無音信待何時。」可是幾人深思,無...